陌仟悠

山海平「一」

「启副」&「黑花」&「邪簇」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一」

“黎爷……”

阴暗的墓道,七八人聚在一起,刀枪握于手中,防备和紧张显而易见。

领头的面容略有些稚嫩,二十一二岁左右,气势却非一般人可比,嘴唇紧抿,思量着些什么。

此人正是黎簇,小三爷的头号心头宝,心尖尖,吴山居的二把手,道上闻名的黎爷。

道上都传,也就只有黎簇和吴邪能走到一起,两个人都是一个字,“疯”!

小三爷能压下所有哪怕是命,去赌。

黎小爷能赔上所有哪怕是命,去帮。

小三爷脖颈上的疤。

黎爷背后的七指图。

按小三爷手下王盟的说法就是,

“斯德哥尔摩患者和利马综合症患者有什么稀奇?”

当然,据说后来王盟跟伙计借钱吃饭这事就另说了。

距离“清洗”计划已经过去三年,黑瞎子的眼睛每况愈下,解家当家解雨臣遍寻良方奇药不得,放出话来,说找到药方解家有重赏。

“清洗计划”后,吴邪和张日山的来往虽然不算密切但也是比霍李齐三家密些。

当然,后来霍家当家换了人之后就另当别论了。

且不说吴邪和黑瞎子还有解雨臣的关系,就凭这俩人外加另外的兄弟陪着吴邪把命压上的信任,吴邪就必须得尽全力帮忙。

更何况,吴邪还欠着钱。

这次吴邪得到消息说西北有个侯墓,有各种医治奇难杂症的药方和药材,便带了人去,走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让黎簇带人下墓,但是吴邪走后两天,张日山传了消息天津有个墓里或许有专治黑瞎子眼疾的药方,吴邪不在只能黎簇带人。

还没到墓中心就死了五六个兄弟,好不容易拿到药方又听见除了自己人以外的脚步声,黎簇拿不准那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就带着人撤,没想到那东西紧追不舍。

黎簇站在一群人前头,心道衰。

吴邪开棺必起尸的霉运估计传染给他了,不然这次也不至于死了五六个兄弟还惹上这么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老妖怪。

“带东西先走,三天之后我没上去就把东西带回去。”

手下顿时一惊。

黎爷带他们下斗,黎爷没回去他们回去了,小三爷不扒了他们的皮?!

“如果真是大粽子,你们留在这也是添乱。”

当初连汪家都闯过了,他就不信还能折在这了。

“黎爷,我们在上面,等您。”

脸上有刀疤的一个手下思索片刻,点头转身,正欲离开就听见黎簇说,

“陈哥,我要是没上去,就告诉吴邪……我不怨不恨不悔。”

不怨吴邪拉他入局。

不恨吴邪欺他瞒他。

不悔自己入局遇他。

陈哥脚步顿了顿,没答话。

片刻后,开口。

“黎爷,话,您留着自己说。我们在上面,您不回来,我们不走。”

接着,就离开了。

黎簇愣了神,等回过神来那脚步声已经离他还有十几米。

听这声音不像是粽子,难不成是个没死透的?

……

你问为什么不是粽子?

你见过粽子走路还按规律走的?还成仙了呢!

黎簇握紧了刀,额头的汗珠滑落脸颊。

那“东西”离他还有几米的地方停了脚步,不出声。

黎簇借着微弱的荧光棒的光亮看清了那人的服饰。

像是抗战时期的军人,只不过衣服有点破旧,还沾了血迹,腰间还别着枪。

不会是抗战时期的吧……活到现在,难不成又是个张家人?张家人这么泛滥吗?

“嘿,能听懂人话吗?”

隐约的,黎簇看见那人似乎皱了皱眉。

能听懂人话就有得商量。

“我们合作。我带出去的东西,四六分,除了药方以外。”

黎簇一直紧握的左拳微微松开,额角的冷汗滑至眼角。

那人点了点头,扬了扬手示意黎簇先走。

黎簇转身,迈步小心翼翼,握刀的手再次握紧。

走了不知多久,就看见几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身上穿的衣服上还有吴家标志。

黎簇脚步停了停。低下头看不清脸色。

后面的人也停了脚步,似乎并没有恶意。

片刻后,黎簇抬起头,跨过尸体继续向前走。

因为背对,他没看见身后那人眼里滑过的一丝赞许。

“该死的张日山,回去和吴邪再砸一遍新月饭店。”

黎簇咬着牙小声说。

尽管他知道也就只能想想看过过瘾。

没想到身后那人猛得加快脚步,黎簇立刻转身,反手握刀横在胸前,面上是他那个年纪不应有的狠戾和决绝。

那人在距黎簇一米距离停了脚步,语气略带急切的问道,

“你认识张日山?”

黎簇没想到这个竟然是这个路数,愣了一下然后说,“对。”

复又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与他是……旧识。”

“旧识?骗鬼呢!你拿什么证明?”

那人想了想,说“他的二响环,我送的。”

黎簇挑眉,说“你说是你送的就是你送的啊,我还说是我送的呢。”

“他的身上有纹身,遇热即现,张家人的标志。”

“他姓张当然是张家人,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我也是张家人。”

靠,张家人最近怎么这么多。张海客一个就够烦的了,还有张日山那个老狐狸,张家现在活着的除了小哥没有好人。

“怎么证明?”

那人听了愣了一下之后轻笑了几声,随后说,“张家人的长寿。张日山今年有一百多岁了,我这辈人叫他张副官。”

他这辈人……奶奶才叫他张副官……估计真是个张家人。

黎簇放下刀,放松了些。

“你不怕我偷袭?”

那人笑着问。

黎簇头都没抬,弯下腰摸了摸地上的泥土,毫不在意的说,“姓张的我都信,你信吗?”

那人笑得更开心。

黎簇起身。

离洞口不远了。

忽的想起来些什么,问道,“你叫什么?”

“张启山。”

————————
佛爷ooc有些严重,多包涵。
另外黑花转了个过场就不打tag了。

评论(19)

热度(2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