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执酒忘前尘「亮宇」「昊奇」

改动重发




「执酒忘前尘」
「序」人生如水,潇洒一生本是他的初衷,然而事实并不如意。
漏洞百出,撕心裂肺。
各自离散,江湖不见。
「一」
“韩将军。”
“韩将军。”
一身黑衣,暗纹在光下微闪,一头黑发玉冠束起,面色冷峻,眼中深沉,腰间佩剑看似平常,又有谁知,那是江湖名剑“留名”。
出鞘留人,江湖留名。
而此人正是大楚一品镇国将军,江湖鼎鼎有名的四大护法之一“少爷”韩宇。
“丞相在哪?”
于金銮殿前停住脚步,朝身后的侍卫问道。
“……丞相正在来的路上。”
“找我?”
来人一身紫衣,银冠似乎也遮不住一身光芒,腰间一玉笛,白身红穗,尾部似乎刻着“玉毒”二字。
玉面儒身,毒入骨髓。
面上带着微笑,眼底的笑意却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余下的一分阴狠。
此人为大楚一品宰相江湖四大护法之一的“公子”王子奇。
在大楚,一人之下,一人平起平坐,万人之上。
皇帝之下,韩将军平起平坐,万万人之上。
要说这笑面虎正用来形容此人再适合不过。朝堂之上让你一步,朝堂之下将你踩在脚下。
其他大臣都以为他和镇国将军韩宇是死对头,但真实情况是……他们两个一起玩到大,一起游历江湖,一起闯出名声。自是竹马竹马的感情,一度让某人吃醋。
“这次西金的动作不小,预计三个月至半年左右就会正式侵犯。”
韩宇和王子奇边走边说。
“据说……西金的挑衅方式很像……他。”
王子奇有意的瞥了眼韩宇,果不其然,那人的脸色瞬间变化。
“既然知道,还站在门外,你们两个也真是沉得住气。”
偏殿内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子奇闻言笑意浮出眼底,而韩宇的脸色却是未能恢复。
“这次的挑衅方式确实很像他。”
二人走进偏殿,只见一人身穿龙袍,于纸上挥毫,不出半刻,苍劲有力的字体呈于眼中。
王子奇见了微微皱眉,而韩宇的眼底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那人面容俊朗,看着王子奇的眼中灌满了柔情及爱意。
偏殿的茶桌上摆着两支刀架。
而那两把刀则摆在墨砚旁。
两把刀的握柄上有着极其微小的“无若”“似非”。
无若亦有,似非而是。
而这双刀的主人正是大楚圣上,江湖四大护法之一“太子”杨文昊。
“此次西金的挑衅在我的意料之内。他们上一次的部署时间是……”
“上一年五月。距今整一年。”王子奇接了韩宇的话继续说到“而按照西金君主的野心及焦躁的脾气,一年的时间似乎长了些。”
语罢,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

看视频才发现,亮亮竟然在韬哥选人的时候在现场,是陪少爷去的吗?😂还是我看错了?

「亮宇」「昊奇cp」执酒忘前尘「序」「一」

「执酒忘前尘」

「序」人生如水,潇洒一生本是初衷,然而事实并不如意。
漏洞百出,撕心裂肺。
各自离散,江湖不见。

「一」
“韩将军。”
“韩将军。”
一身黑衣,暗纹在光下微闪,一头黑发玉冠束起,面色冷峻,眼中深沉,腰间佩剑看似平常,又有谁知,那是江湖名剑“留名”。
出鞘留人,江湖留名。
而此人正是大楚一品镇国将军,江湖鼎鼎有名的四大护法之一“少爷”韩宇。
“丞相在哪?”
于金銮殿前停住脚步,朝身后的侍卫问道。
“……丞相正在来的路上。”
“找我?”
来人一身紫衣,银冠似乎也遮不住一身光芒,腰间一玉笛,白身红穗,尾部似乎刻着“玉毒”二字。
玉面儒身,毒入骨髓。
面上带着微笑,眼底的笑意却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余下的一分阴狠。
此人为大楚一品宰相江湖四大护法之一的“公子”王子奇。
在大楚,一人之下,一人平起平坐,万人之上。
皇帝之下,韩将军平起平坐,万万人之上。
要说这笑面虎正用来形容此人再适合不过。朝堂之上让你一步,朝堂之下将你踩在脚下。
其他大臣都以为他和镇国将军韩宇是死对头,但真实情况是……他们两个一起玩到大,一起游历江湖,一起闯出名声……一起改变自己的。
“这次西金的动作不小,预计三个月至半年左右就会正式侵犯。”
韩宇和王子奇边走边说。
“据说……西金的挑衅方式很像……他。”
王子奇有意的瞥了眼韩宇,果不其然,那人的脸色瞬间变化。
“既然知道,还站在门外,你们两个也真是沉得住气。”
偏殿内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子奇闻言笑意浮出眼底,而韩宇的脸色却是未能恢复。
“这次的挑衅方式确实很像他。”
二人走进偏殿,只见一人身穿龙袍,于纸上挥毫,不出半刻,苍劲有力的字体呈于眼中。
王子奇见了微微皱眉,而韩宇的眼底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那人面容俊朗,看着王子奇的眼中灌满了柔情及爱意。
偏殿的茶桌上摆着两支刀架。
而那两把刀则摆在墨砚旁。
两把刀的握柄上有着极其微小的“无若”“似非”。
无若亦有,似非而是。
而这双刀的主人正是大楚圣上,江湖四大护法之一“太子”杨文昊。
“此次西金的挑衅在我的意料之内。他们上一次的部署时间是……”
“上一年五月。距今整一年。”王子奇接了韩宇的话继续说到“而按照西金君主的野心及焦躁的脾气,一年的时间似乎长了些。”
语罢,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
“雪中银尖「瞎编的别在意」,果然,再粗心的人对待特定的那人会是完全不同的。”曾经有个人……待他也是如此……
韩宇眼底布满无奈,冷着的神色却并没有变。
自七年前的那事之后,他便变了许多。
毕竟……他没在身边……

————————————————————————————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亮亮没出场但是斗胆打了亮宇tag,望谅解,毕竟这是亮宇文😂
有人能猜出亮亮是什么身份吗😂😂😂
人物性格不符也请多包涵。

什么样的人才会每天都想要听笑话呢?
……
或许
是内心已经不再能有任何笑意的人吧
……
死神也是一样
…………

超短

对于蔺九来说,萧平旌是特别的。
……

“琅琊阁身处红尘不问红尘事,就像那溪水,我们知它日夜奔流,却又由它日夜奔流……”
“你能不学老阁主说话吗?”
他在琅琊阁怎么也是有个少阁主的名头,琅琊阁上下,原来除了老阁主,现在多了个萧平旌,对他如此态度。
……

“要多北边的,北境的消息倒是有……”
这倒不像他了,越发像老阁主,不行,再这样下去,就要被老阁主带坏了。
……

蔺九知晓,他对平旌到底是不同的。
可为什么不同,他并不去想。
结果伤人伤己,又何必费尽心思。
“九哥,长林府的消息……”
蔺九提笔的手顿了一顿,缓声说
“放那吧。”
看那人迟疑的模样,蔺九头也没抬,便说,
“什么事?”
“九哥,是平旌的消息……”
蔺九放下手中的笔,动作与往常不同,可那人却能感觉出一丝的急切。
看过了字条,拿着纸条的手微抖。
「长林府二公子身中霜骨」
“把消息拿去老阁主那。”
说着便起身离开。
平旌……
——

终于等到

未来的路很漫长,可否愿意,相伴永久?
————
“陈彬!你怎么这样啊?!”
叶骄阳的身上穿着橙黄色的九尾狐队服,急得跳脚。
陈彬挑眉,一把将人拉进怀里。
果然,叶骄阳没了声。
“陈队,叶……骄阳跟我们回基地吗?”
永夜一行人站在陈彬身后,看着那两个人把队服当情侣装穿,默默为自己眼睛点蜡。
再看看自己身边的红狼,身后寒毛都立起来了。
红狼脸上带着隐约的笑意,让人慎得慌。
不就是脱单了吗,真的是……
雍麒麟的手被红狼攥得死紧,脸上也有些笑容。
熬出头嘞!
“我不……”
“回。”
叶骄阳转头看向陈彬。
那人眼里盈着笑意,盛着温柔,似一片海,仿若……
“命中注定。”
也就是那一瞬间,让叶骄阳原本的喜欢,浓烈成了永不磨灭与腐朽的,爱恋。

遇•梦【忘羡】


没有人知道,他做了什么梦。
梦里,是儿时的莲花坞,是儿时的那些亲人,是……旧时的怨……
梦里,总是有一抹白,忘不去,抹不掉。
梦里,有一句话,总是回荡不去。
“魏婴,别再修鬼道。”
梦里,那抹白向他缓缓走来,可他,总是看不清那人的脸,心里却笃定,那人一定英俊无比,就像……就像谁一样……
是谁呢?
看着那人走来,又看着那人与自己擦肩。
看着那人拿出琴,看着那人身边挂着的剑。
名,就在嘴边,却又仿佛在天边。
“嗡……”
你是谁?
我?魏婴想。
我是谁啊……
“你从何来?”
我也不知道啊……
“你可见过……”
见过谁……
“一个名为魏婴的人……”
魏婴……
魏婴……
魏婴……
“魏婴,别再修鬼道……”
面前的脸逐渐清晰。
那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
蓝氏双璧之一,逢乱必出的含光君,他的道侣。
蓝湛。

蓝湛,好久不见……

重看一遍。
付•帅不过三秒•队长
😂😂😂😂😂😂😂😂
「丁小哥哥的手很好看啊😂😂😂」

南秋不润,北海无波

「1」
依稀记得,高中人教版课本语文必修二中,有一篇散文,名为《故都的秋》。
郁达夫先生笔下的南秋,温润静好,如翩翩公子。
北国的秋如同豪爽的剑客,潇洒不羁。
可在魏无羡看来,南北方的秋都一个样。
毕竟在他记住不多的诗词里,自古逢秋悲寂寥嘛。
可他还记得一句,病树前头万木春……?
「2」
魏无羡自认为自己应是书中的北秋,豪爽,潇洒。
并且,他认为蓝忘机应该是南秋,温润如玉啊,温暖如春啊,翩翩公子啊……这些形容词都不够修饰他的蓝二哥哥。
但其实江澄觉得,南秋更像蓝曦臣。因为你见过南方秋天不下雨不刮风,一年四季不变样吗?那简直就像蓝忘机平常对着除了魏无羡以外其他人的表情。
「3」
蓝忘机觉得,自己是称不上南秋的,毕竟兄长比自己更平易近人。
而且他觉得,魏无羡不像北方的秋天,因为魏无羡在他面前不像。,可他知道,魏无羡的潇洒不羁是本性,自己只不过是他的一个深到无法剔除的羁绊罢了。
「4」
蓝忘机认为,相比于北秋,魏无羡更似北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江澄也认为,魏无羡像海,自己想瞒的事情任凭你了解他多深,你也不知道。因为他已经把这件事沉入海底,常人无法到达。
「5」
蓝曦臣的南秋缺不了江澄这阴沉不定的天气
魏无羡这北海缺不了蓝忘机这海风
正所谓
南秋无雨不润
北海不风无波



借的图。

他这一生啊
有三不幸
一不幸,父母无处寻
二不幸,友人不同心
三不幸,“正道”不容逆
又有三大幸
幸得江家养育,识得友人
幸得献舍之身,重来一生
幸得如此良人,白头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