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帆爷真的……演技炸裂。

明知「晓薛」

晓薛
明知
「一」
“阿念,魏前辈在训诫石等你。”
闻言,男子甩出手中木剑。木剑飞出,插在树下微颤。来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并未有什么表情。
男子拂了拂衣摆,走到来人身边,随那人一起离开。
“思追,你和蓝念要去夜猎?”
蓝景仪看二人朝云深不知处外走去,便走上前问到。
“不,是魏前辈。”
蓝思追摇头。
蓝思追身旁男子便是蓝念。
蓝念,字暮远,魏无羡和蓝忘机名义上的弟子。要说云深不知处谁和魏无羡最像,那便是这蓝念。一身黑衣,头戴抹额,面上不带笑容,偶尔笑笑也是和身边相熟的几人,魏无羡,蓝忘机,蓝思追,蓝景仪等等这些人。与其夜猎外出之人最多不过三人,而且没有佩剑,有时夜猎连琴都懒得带,但这并不代表他的琴技不如人。毕竟是含光君亲手教导。
夜猎时多半用的是与魏无羡如出一辙的鬼道,几乎从未出过差错。
蓝念初入蓝家时十二岁,一身阴冷气息无人敢靠近,只有蓝思追敢与他说话。如今,蓝念已经十八,早前的阴冷气质早已消失,只是待人依旧不喜多语,让人望而生畏。能力也是一般弟子望尘莫及。
“你找我?”
魏无羡看眼前的少年,挂在蓝忘机身上笑着说到“你和思追还有景仪收拾收拾东西,和我们出去一趟。”
蓝念皱眉,说到,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以前你也不这样,怎么现在越来越像含光君了。”
魏无羡小声嘟囔着,蓝念闻言挑眉看向旁边的蓝忘机。果然,蓝忘机的眉头紧皱,偏头看向挂在自己身上的魏无羡。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不去了,你和思追他们去吧,我在云深不知处待着,蓝老头的罚写我还没写完呢。”
蓝念扭头便要离开,没走几步就听身后魏无羡道,“宋道长请我们去义庄,帮,忙。”
脚步顿住,缓缓转身,盯住魏无羡。
蓝忘机侧身挡住蓝念的目光。
魏无羡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说到。
“他现在还是个小屁孩,打不过我。”
……
☄ฺ(◣д◢)☄ฺ该死的黑无常,就算是白送的肉体也得正常一点,十八了还是个弱鸡,养成系啊喂!最好别让他再遇见,否则……哼哼。
“好了好了,赶时间,晚了晓道长就真的没救了。”
蓝念沉默了。
树叶沙沙作响,衣襟随风摇摆,蓝念低着头,别人也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这件事情你比我了解。如果你还想他回来,想那双眼睛能够有用,最好快一些。日落之前出发,如果你不想去,那就别来。”
说完,魏无羡就拉着蓝忘机离开,也没再看蓝念。
路上,蓝忘机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眼睛,片刻后说,“蓝二哥哥放心,他还没有这么脆弱。既然当初能把自己的眼睛给了晓道长,现在就敢去面对。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换了一个身份,有什么可怕的。”
魏无羡不知从哪拿来个苹果,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口齿不清的说“当初他那么费力的找寻晓道长的灵魂,如今有人完成了他拼死都想完成的事,他自然高兴。“
”诶呀不管他了,我们去喝酒吧,天子笑,我藏了好几坛。”
“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不说没人知道的。”
……

日落之时,一众人已经准备就绪,独缺蓝念。
“蓝念不会不来了吧。”
蓝景仪在蓝思追耳边说。
蓝思追摇摇头。
蓝念或者是……他,不可能不来。因为,牵扯到晓道长。
魏无羡等了一会,颇为遗憾的耸耸肩,说到“走吧。”
“我没说我不去,我只是去拿了些糖,就等不住了?”
众人回头,见蓝念坐在树上,十分悠闲,脸上挂着笑容。
“还以为你连见他的勇气都没了,不敢去了。”
魏无羡耸肩。
蓝忘机接住从树上投射下来的苹果,递给魏无羡。
“这张嘴还是这么……欠揍。”
蓝念眯眼,跳下树,身后背着琴却依旧轻盈。
“你不也一样。”
魏无羡也不吃亏,反击一句。
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接收到信号,安静的啃苹果。蓝念也安静了下来,安稳赶路。
——
蓝景仪:什么神仙对话,听不懂。
蓝思追:果然。

明知「晓薛」


晓薛
明知
黄泉地府设定,洋洋重生,重生后看开「什么鬼」设定,不喜轻喷。
推荐BGM,winky诗——望乡台
「引」
那一天的黄泉,十分清净。
新上任的实习白无常还记得前辈黑无常当时说的话。
他说,“今日的黄泉恶鬼退散……来人绝非善类。”
掺杂着叹息的语气中的,类似同情又非同情的情绪,估计要一百年以后他才能懂吧。
薄雾散去,人影渐渐清晰。
来人身背长剑,双眼空洞,所谓空洞并非无神,而是那人眼眶空空,初见十分慎人。嘴角勾着一抹笑,让人后背发寒,一身黑衣,淡蓝色发带束住发丝,左手缺一指,却似乎并不在意。缓步走来,黑无常隐隐感觉到熟悉。
不是面容,而是周身的不属于来人自身的怨气,像极了十四年前他让其还魂的那个人,却又不同。
黑白无常带着那人到了望乡台。
三日。
望乡台上的三日让死者回望凡间,了结凡间情爱之类。
而这个人,站在望乡台上的三日,让白无常动了恻隐之心。
黑白无常须在黄泉地府度魂千年才可入轮回,时不时还有性命之忧,因此,阎王特批黑白无常各有3次让人还魂的权利,若是遇到了自己爱人的转世,可让其还魂,免受轮回之苦。
白无常看着望乡台上的身影,轻声问,“你可想……回去?”
黑无常挑眉。
不愧是自己的徒弟,就连处事都是一样的。
十四年前,也是同样的话,同样的黑无常,只是望乡台上的人是连他都略知一二的夷陵老祖,魏无羡。
那人的牵挂不少,只是当时地府的服务还没那么周到,还魂过后没有肉身可供其栖身,所以让其游荡了13年之久。
现在,新上任的白无常也做了当初他做的决定。他没有阻拦。
新来这个白无常可不是关系户,生前似乎也是大来头,只不过变了样貌删了记忆,本能还是保留着的。
望乡台上那人愣了愣,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人,情绪变化的厉害,半晌才点了点头。
黑无常说“那好,跟我去见阎王吧。”
阎王大手一挥,赐了副肉身。
只不过在将他送到凡间何处这件事上犯了难。
黑无常举手。
他知道把这个人送到哪去了。
  
   
  

   
魏无羡身死13 年后被献舍,大概一年后薛洋身死……吧。「并不确定」欢迎纠正。

红黑白

红黑白
「银丝三千终化风番外」
巍鬼预警,拆cp预警,澜巍友情向预警,雷者自避,ooc预警。
请忽略银丝后面巍澜及巍澜小包子的那一段,否则接不上番外剧情※※※※※😂😂😂
不接受任何反驳谢谢😂😂😂😂

番外的正文😂
阳光的午后,行人来来往往,似乎并不知晓曾有一刻他们徘徊在生死边缘。
热闹的特调处今天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鬼见愁从一个软弱可欺的omega变成了强势大佬alpha,真是不让人活了。”
林静转着手中的佛珠,仰天长叹。
“软弱可欺?哼……”
老楚表示看破红尘,不屑一顾。
反正小郭已经被他标记了,不能受鬼见愁影响了就行。
祝红撇了撇嘴,瞄了一眼不远的“处长办公室”,没出声。
大庆躺在沙发上,很友善的提醒了一句,“老赵现在实力可是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扣奖金的话啊还是在心里说吧。”
但是,每个月都领不到奖金的人终归是有点什么“优点”让领导“专宠”他扣他工资。
“你们猜,赵处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喏,背后议论领导,还是个实力不可测的领导,是个很大的错误。
“那就让你闻闻是什么味道的。”
熟悉的音调配上并不熟悉的专属于alpha的威压让某个不信邪的下属瞬间就……堆了一脸谄媚的笑。
“赵处,您坐您坐。”
赵云澜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收了信息素。
如果不是小郭已经有主了,恐怕会被他的信息素熏死。
烟草味的,简直堪称无毒二手烟。
要说赵云澜变成alpha还真是他自己都没料到。
力量和记忆恢复以后,一觉醒来自己就从omega变成了alpha。
算是歪打正着?
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沈教授……真的带着鬼面回家了?你呢?你和沈教授就这么散了?”
大庆蹭的起身,拽出赵云澜嘴里的棒棒糖,心急如焚。
“之前就算了,现在我都恢复了,对一个我看着长大几乎是我儿子的小孩下手,有点不人道吧。再说,他等我几千年只是因为一个约定,鬼面等他几千年可是因为爱情。”
赵云澜抢回自己的棒棒糖,重新塞进嘴里。
“你敢说你没对他动过心?”
大庆的反问让祝红顿了一顿。
“你会对你自己养的小猫崽动心?人家孩子都有了,我就等着做干爹了,不是挺好?”
祝红翻了个白眼。
都说雌性动物对爱情的直觉十分敏感,她自然不例外。
没对沈巍动过心?也亏他说的出口。
“孩子!”
小郭惊叫,把老楚吓了一哆嗦。
“对啊。我还想找沈巍算个账呢,还没分呢就找别人,也太不人道了吧。”
“可……可,大人本,本就,不是人,人……啊。”
断断续续的话把赵云澜撅的七零八碎。
“两个alpha是不会幸福的。”
赵云澜烦躁的摆了摆手,示意停止这个话题。
“哼,虚伪。”
祝红冷笑一声,就拿着u盘上楼去了。
赵云澜摸了摸鼻子。
自己今天没惹这位祖宗吧。
“那沈教授……”
“过几天就来了。”
而话题的主角,此时在家里正“贤妻良母”的熬着粥。
床上躺着一个和他面貌无二的人,只是一头银发,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看样子,梦一定不太美好。
沈巍端着熬好的粥,放到床头,轻轻的坐在床边,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颊,拂过那人左眼尾如丝线般的黑纹,配上那人异常白皙的肤色倒是好看的很。
他原也是有的,在右眼尾,象征着双生鬼王的身份,只是后来他被强升了神格,那黑纹也就消失了。
“恩……”
床上人似乎感觉到了别人的触碰,闻到了那人身上细微的香味,用头拱了拱沈巍的掌心。
沈巍的眼里盛的温柔都能让人溺死其中。
“起来了,吃早饭。”
床上那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即使已经这样过了半个月。
那天沈巍被鬼面踹出去之后,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很快就醒了。
可能是因果轮回,他让鬼面等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到他等了。
不过,等待是值得的,守了一夜终于找回了因生出三魂而重生的弟弟,及那个还没有意识就差点离开的小包子。
“哥……”
沈巍扶起躺在床上的鬼面,将人圈在怀里,将粥吹凉,喂到怀中人嘴边。
“哥,我已经没事了……”
闻到越来越浓的专属于自己哥哥的冷香,很适时的张开了嘴,喝下了粥。
“他还闹你吗……”
喂完了粥,沈巍的手搭上鬼面的小腹。
“早就……呕……”
猛地起身冲进卫生间,沈巍也急忙跟上。
轻拍鬼面的背,缓缓摸着他的小腹,妊娠反应也就渐渐停止了。
看着哥哥深沉的眼神,鬼面冲着沈巍笑了笑,沈巍的脾气就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这不算闹我…总比以前在大封好得多…”
鬼面说完才觉得似乎是……说错话了……
怀抱紧了紧,却似乎更加温暖了千年来一直都冰冷的体温。
哥哥,我似乎……明白了,你当初的……执着……
“哥,你变回长头发,快。”
沈巍不知道弟弟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想法,只能顺着他。
一头长发被剪下短短一绺,被鬼面拿在手里。鬼面化出一根红绳,又剪下一绺白发。
沈巍眼神微动。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兼爱人要干什么了。
看着鬼面略显笨拙的将两缕发丝绑在一起。
“这应该叫……结发吧。不知道管不管……”用。
还未说完,就被沈巍封住了嘴唇。
半晌分开,鬼面微红着脸。
“溾……对不起……”
“嵬……我说过,……我从不怨你……我既然能等那么多年,自然是心甘情愿。所以啊,我的哥哥,我的爱人,我心悦你,诚不可欺……”
……
两年后,特调处。
“小白云,来,来,到姐姐这来。”
“祝红,你好歹也三百多岁了,让小白云叫你姐姐,你良心不痛吗。”
大庆猫态下更加吸引小孩,白白净净的长的神似沈巍的小美女踉踉跄跄的朝大庆奔去。
大庆迟疑了一下,就默默走到了小美女面前。
小美女蹲下身子,挠了挠大庆的下巴。
“可爱……”
特调处忽然沉寂。
“这……神童……?”
“双鬼王的孩子……不能常人的思维去想……吧……”
一岁的孩子应该仅限于爸爸妈妈等等的词语吧,这……开口就是吐字清晰的可爱两字,着实有些惊人。
“白云,离林静叔叔远点,别让他带坏了。”
从背后传来一声唤回众人的意识。
赵云澜脸色有些不可思议。
这孩子……竟然能让他都被短暂的催眠,果然……不同凡胎。
“这是白云的天赋,我和溾也是最近才发现。”
沈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赵云澜身旁,望着远处一身休闲服扎着白色马尾的男子和那个小小的被男子抱在怀里的小可爱轻声说。
“果然啊,双生鬼王的孩子,不同凡响。”
“可能吧……我倒希望,她能平凡些。”
……
阳光下,玻璃折射的光让墙上被裱起来的发结更加耀眼……

……
沈白云的名字是我突发奇想,魂魄去掉双鬼调顺序就是了😂

话说,银丝那篇有人想看番外吗……

银丝三千终化风

沈巍×鬼面
abo
ooc十分严重
有巍澜,巍a澜o

   
       
     
     
前言
鬼面其实一直都觉得,自己和哥哥是一样的。
俩个都同时生于大不敬之地,都是鬼王,只不过……
谁知道为什么,他是个o,他哥是个a!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的,只知道他哥是淡淡的一种冷香,他常年不出大不敬之地,
自然是不知晓那终究是个什么,会有如此的味道。
直到最后,也没能知晓。

正文
“滚开。”
鬼面有点委屈。
我们都是一样的,你不能因为我还没分化就嫌弃我。「才不是因为这个」
沈巍看着听见这句话之后就愣在那不回神的鬼面,有些嫌恶的皱眉。
果然,不尽脏,而且还傻。
径直离开,并未注意自己身后的目光。
  
     
鬼面一直以为,他哥对谁都一样,直到后来邓林之阴,沈巍与昆仑君初见之时,他在远处看着,心……有些痛。
捂住胸口,鬼面想,为什么呢……
而此时,跟着昆仑君离开的沈巍,突然摸了摸胸口。那,有些许疼痛。
     
      
再后来,一直到昆仑君将死,他哥被强升神格,他被封禁于大封都一直没再能见到他哥。
鬼面想,他哥为什么都不看他呢……如果他变个样子或许……他哥就会多看他一眼……吧……这才有了与黑袍使截然相反的钟爱白色的夜尊。
由此看来,这孩子可能还是没有意识到沈巍烦
他的真正缘由。
     
      
    
大封渐渐衰弱,鬼面秉着「换了造型应该第一个让哥哥看」的想法,溜出大封,却看见了早该身死的昆仑君,内心有些失落,倒不至于伤心。
他的哥哥看来对那位大荒山圣十分上心啊……
鬼面茫然的看着人间,不知接下来应该如何……
不如……拿了四圣器,或许他哥就会回来削他,啊呸,找他。
鬼面虽说和沈巍的智商不是一个等级,但总归也是一代鬼王,总是要把想法付诸于实践。
事实证明,他哥发现他逃出来之后,就一直抱着削他而不是找他的心一直穷追不舍。
这孩子也是个没心眼的中二病患者,对于他哥这种明显恶化了的改变内心竟十分欢喜。
或许他和小郭一样,但他是沈巍缺的某个心眼吧。
    
     
再后来,昆仑山巅,他哥为了昆仑君和他大打出手的时候,他突然分化了。
天知道他那五千年是不是停止生长了,五千多年了才分化,和他哥简直天差地别。
      
沈巍和鬼面打斗时,突然味道一股淡淡的香。可当时的沈巍并没有意识到,那是鬼面分化后的信息素味道。
那是三色堇的味道,准确来说,是紫色的三色堇。
那一刀,下了杀心,鬼面挡了之后便离开。
实际也没能走多远,就在昆仑山脚下。
沈巍出乎意料的追来了。
他来之前还怀疑鬼面这么轻易就让他知道了位置,怕是有诈,可到了才知道,原来是鬼面分化后面临的短暂发情期。
         
      
着眼前和自己一样的脸上布满红晕,面具不知何时掉在一旁,满屋子都是香而不腻的味道,沈巍很违心的……硬了……
情不自禁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鬼面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冷香覆盖在身上,心里莫名的舒服了些。
那之后,自然发生了些不可言说之事。
沈巍鬼使神差的标记了,注意,是标记了鬼面。
并且在鬼面有意识之前离开了。
鬼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被人标记了。
        
        
回到家以后的沈巍不知道和赵云澜怎么解释,毕竟那是自己的放在心尖上五千多年的o。但事实是赵云澜回来之后他压根就没功夫解释,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忙的脚不沾地,也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可鬼面的身体却悄悄的变化了。
       
          
几个月之后,鬼面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难受,但想着再叫他哥一面,就带着幽畜小弟顺着大封的裂缝到了地府。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哥拼着被他伤了的后果也要灭了那一丝压根不会有什么危害的混沌。
冰锥插入沈巍心脏时,他的心脏撕裂般的疼。
其实他哥的心脏是昆仑君给的他知道,所以他觉得自己疼沈巍感觉不到。事实恰恰相反,沈巍的心脏也疼,不亚于鬼面。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疼。
对,没错,一家三口。只是注定那个小的会消失,因为在两个家长发现之前,孕育着他的父亲就已经在新的大封里待着了。
          
          
鬼面站在黑暗中,看着遥远的裂缝透出的火光,心仿佛撕裂,连带着腹中的小的也不安分,他却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出现在这的,沈巍。
        
        
你还真是为了他什么都能做到。”
沈巍听见背后的轻笑声,扭过头。
一黑一白,两张同样的脸却是不同的神情。
鬼面带着调笑与释然,沈巍带着惊诧。
却再无嫌恶。
“这就是爱吗……”
喃喃的声音并未传出,在喉咙里就被遣散。
二人看着即将闭合的缝隙,并肩而站。
“你的身子……”
沈巍忽然注意到鬼面不同寻常的身子,并未来得及验证猜测,就听见鬼面说,
“哥,你知道我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吗?”
鬼面淡淡的笑着。
沈巍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其中还夹杂着专属于他自己的冷香。
“哥,昆仑君还在等着你。”
沈巍忽然意识到自己有关鬼面的所有记忆都在渐渐消失。
看来还真是兄弟,临死前都一个方法。
鬼面一脚将沈巍踹出黑暗。
身为失去意识前听见一句话。让心脏宛如炸裂般的疼痛。
“哥哥……”
       
        
大封落成,自是再无大事,但沈巍在回家途中经过龙城大学附近的花店时总会想起一种淡淡的香。
问过店长,知道了花的名字。
紫色三色堇。
沉默不语,无条件的爱……
沈巍和赵云澜的孩子也在那年出生,是个男孩子,模样像极了沈巍,也像极了他。
做梦时,依稀想起一个人的一句话,沈巍记不起那人是谁,只知道自己听见这句话之后会泪流。
“哥哥,我从未怨你。”
    
     
     
     
————————

不知道有没有人觉得……似乎我写的沈教授有些渣……
对不住对不住
请轻喷。

如果
是沈巍×鬼面
abo
有人来吗……

执酒忘前尘「亮宇」「昊奇」

改动重发




「执酒忘前尘」
「序」人生如水,潇洒一生本是他的初衷,然而事实并不如意。
漏洞百出,撕心裂肺。
各自离散,江湖不见。
「一」
“韩将军。”
“韩将军。”
一身黑衣,暗纹在光下微闪,一头黑发玉冠束起,面色冷峻,眼中深沉,腰间佩剑看似平常,又有谁知,那是江湖名剑“留名”。
出鞘留人,江湖留名。
而此人正是大楚一品镇国将军,江湖鼎鼎有名的四大护法之一“少爷”韩宇。
“丞相在哪?”
于金銮殿前停住脚步,朝身后的侍卫问道。
“……丞相正在来的路上。”
“找我?”
来人一身紫衣,银冠似乎也遮不住一身光芒,腰间一玉笛,白身红穗,尾部似乎刻着“玉毒”二字。
玉面儒身,毒入骨髓。
面上带着微笑,眼底的笑意却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余下的一分阴狠。
此人为大楚一品宰相江湖四大护法之一的“公子”王子奇。
在大楚,一人之下,一人平起平坐,万人之上。
皇帝之下,韩将军平起平坐,万万人之上。
要说这笑面虎正用来形容此人再适合不过。朝堂之上让你一步,朝堂之下将你踩在脚下。
其他大臣都以为他和镇国将军韩宇是死对头,但真实情况是……他们两个一起玩到大,一起游历江湖,一起闯出名声。自是竹马竹马的感情,一度让某人吃醋。
“这次西金的动作不小,预计三个月至半年左右就会正式侵犯。”
韩宇和王子奇边走边说。
“据说……西金的挑衅方式很像……他。”
王子奇有意的瞥了眼韩宇,果不其然,那人的脸色瞬间变化。
“既然知道,还站在门外,你们两个也真是沉得住气。”
偏殿内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子奇闻言笑意浮出眼底,而韩宇的脸色却是未能恢复。
“这次的挑衅方式确实很像他。”
二人走进偏殿,只见一人身穿龙袍,于纸上挥毫,不出半刻,苍劲有力的字体呈于眼中。
王子奇见了微微皱眉,而韩宇的眼底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那人面容俊朗,看着王子奇的眼中灌满了柔情及爱意。
偏殿的茶桌上摆着两支刀架。
而那两把刀则摆在墨砚旁。
两把刀的握柄上有着极其微小的“无若”“似非”。
无若亦有,似非而是。
而这双刀的主人正是大楚圣上,江湖四大护法之一“太子”杨文昊。
“此次西金的挑衅在我的意料之内。他们上一次的部署时间是……”
“上一年五月。距今整一年。”王子奇接了韩宇的话继续说到“而按照西金君主的野心及焦躁的脾气,一年的时间似乎长了些。”
语罢,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

看视频才发现,亮亮竟然在韬哥选人的时候在现场,是陪少爷去的吗?😂还是我看错了?

「亮宇」「昊奇cp」执酒忘前尘「序」「一」

「执酒忘前尘」

「序」人生如水,潇洒一生本是初衷,然而事实并不如意。
漏洞百出,撕心裂肺。
各自离散,江湖不见。

「一」
“韩将军。”
“韩将军。”
一身黑衣,暗纹在光下微闪,一头黑发玉冠束起,面色冷峻,眼中深沉,腰间佩剑看似平常,又有谁知,那是江湖名剑“留名”。
出鞘留人,江湖留名。
而此人正是大楚一品镇国将军,江湖鼎鼎有名的四大护法之一“少爷”韩宇。
“丞相在哪?”
于金銮殿前停住脚步,朝身后的侍卫问道。
“……丞相正在来的路上。”
“找我?”
来人一身紫衣,银冠似乎也遮不住一身光芒,腰间一玉笛,白身红穗,尾部似乎刻着“玉毒”二字。
玉面儒身,毒入骨髓。
面上带着微笑,眼底的笑意却早已消失殆尽,只剩余下的一分阴狠。
此人为大楚一品宰相江湖四大护法之一的“公子”王子奇。
在大楚,一人之下,一人平起平坐,万人之上。
皇帝之下,韩将军平起平坐,万万人之上。
要说这笑面虎正用来形容此人再适合不过。朝堂之上让你一步,朝堂之下将你踩在脚下。
其他大臣都以为他和镇国将军韩宇是死对头,但真实情况是……他们两个一起玩到大,一起游历江湖,一起闯出名声……一起改变自己的。
“这次西金的动作不小,预计三个月至半年左右就会正式侵犯。”
韩宇和王子奇边走边说。
“据说……西金的挑衅方式很像……他。”
王子奇有意的瞥了眼韩宇,果不其然,那人的脸色瞬间变化。
“既然知道,还站在门外,你们两个也真是沉得住气。”
偏殿内中气十足的声音传入耳中,王子奇闻言笑意浮出眼底,而韩宇的脸色却是未能恢复。
“这次的挑衅方式确实很像他。”
二人走进偏殿,只见一人身穿龙袍,于纸上挥毫,不出半刻,苍劲有力的字体呈于眼中。
王子奇见了微微皱眉,而韩宇的眼底有些什么一闪而过。
那人面容俊朗,看着王子奇的眼中灌满了柔情及爱意。
偏殿的茶桌上摆着两支刀架。
而那两把刀则摆在墨砚旁。
两把刀的握柄上有着极其微小的“无若”“似非”。
无若亦有,似非而是。
而这双刀的主人正是大楚圣上,江湖四大护法之一“太子”杨文昊。
“此次西金的挑衅在我的意料之内。他们上一次的部署时间是……”
“上一年五月。距今整一年。”王子奇接了韩宇的话继续说到“而按照西金君主的野心及焦躁的脾气,一年的时间似乎长了些。”
语罢,拿起桌上的茶杯,抿了口茶。
“雪中银尖「瞎编的别在意」,果然,再粗心的人对待特定的那人会是完全不同的。”曾经有个人……待他也是如此……
韩宇眼底布满无奈,冷着的神色却并没有变。
自七年前的那事之后,他便变了许多。
毕竟……他没在身边……

————————————————————————————
文笔不好请多包涵。
亮亮没出场但是斗胆打了亮宇tag,望谅解,毕竟这是亮宇文😂
有人能猜出亮亮是什么身份吗😂😂😂
人物性格不符也请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