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红黑白

红黑白
「银丝三千终化风番外」
巍鬼预警,拆cp预警,澜巍友情向预警,雷者自避,ooc预警。
请忽略银丝后面巍澜及巍澜小包子的那一段,否则接不上番外剧情※※※※※😂😂😂
不接受任何反驳谢谢😂😂😂😂

番外的正文😂
阳光的午后,行人来来往往,似乎并不知晓曾有一刻他们徘徊在生死边缘。
热闹的特调处今天充斥着诡异的气氛。
“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鬼见愁从一个软弱可欺的omega变成了强势大佬alpha,真是不让人活了。”
林静转着手中的佛珠,仰天长叹。
“软弱可欺?哼……”
老楚表示看破红尘,不屑一顾。
反正小郭已经被他标记了,不能受鬼见愁影响了就行。
祝红撇了撇嘴,瞄了一眼不远的“处长办公室”,没出声。
大庆躺在沙发上,很友善的提醒了一句,“老赵现在实力可是比以前强了不知道多少,扣奖金的话啊还是在心里说吧。”
但是,每个月都领不到奖金的人终归是有点什么“优点”让领导“专宠”他扣他工资。
“你们猜,赵处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
喏,背后议论领导,还是个实力不可测的领导,是个很大的错误。
“那就让你闻闻是什么味道的。”
熟悉的音调配上并不熟悉的专属于alpha的威压让某个不信邪的下属瞬间就……堆了一脸谄媚的笑。
“赵处,您坐您坐。”
赵云澜拿出嘴里的棒棒糖,收了信息素。
如果不是小郭已经有主了,恐怕会被他的信息素熏死。
烟草味的,简直堪称无毒二手烟。
要说赵云澜变成alpha还真是他自己都没料到。
力量和记忆恢复以后,一觉醒来自己就从omega变成了alpha。
算是歪打正着?
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沈教授……真的带着鬼面回家了?你呢?你和沈教授就这么散了?”
大庆蹭的起身,拽出赵云澜嘴里的棒棒糖,心急如焚。
“之前就算了,现在我都恢复了,对一个我看着长大几乎是我儿子的小孩下手,有点不人道吧。再说,他等我几千年只是因为一个约定,鬼面等他几千年可是因为爱情。”
赵云澜抢回自己的棒棒糖,重新塞进嘴里。
“你敢说你没对他动过心?”
大庆的反问让祝红顿了一顿。
“你会对你自己养的小猫崽动心?人家孩子都有了,我就等着做干爹了,不是挺好?”
祝红翻了个白眼。
都说雌性动物对爱情的直觉十分敏感,她自然不例外。
没对沈巍动过心?也亏他说的出口。
“孩子!”
小郭惊叫,把老楚吓了一哆嗦。
“对啊。我还想找沈巍算个账呢,还没分呢就找别人,也太不人道了吧。”
“可……可,大人本,本就,不是人,人……啊。”
断断续续的话把赵云澜撅的七零八碎。
“两个alpha是不会幸福的。”
赵云澜烦躁的摆了摆手,示意停止这个话题。
“哼,虚伪。”
祝红冷笑一声,就拿着u盘上楼去了。
赵云澜摸了摸鼻子。
自己今天没惹这位祖宗吧。
“那沈教授……”
“过几天就来了。”
而话题的主角,此时在家里正“贤妻良母”的熬着粥。
床上躺着一个和他面貌无二的人,只是一头银发,脸色苍白,眉头紧皱,看样子,梦一定不太美好。
沈巍端着熬好的粥,放到床头,轻轻的坐在床边,摸了摸床上人的脸颊,拂过那人左眼尾如丝线般的黑纹,配上那人异常白皙的肤色倒是好看的很。
他原也是有的,在右眼尾,象征着双生鬼王的身份,只是后来他被强升了神格,那黑纹也就消失了。
“恩……”
床上人似乎感觉到了别人的触碰,闻到了那人身上细微的香味,用头拱了拱沈巍的掌心。
沈巍的眼里盛的温柔都能让人溺死其中。
“起来了,吃早饭。”
床上那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自己眼前的人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即使已经这样过了半个月。
那天沈巍被鬼面踹出去之后,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很快就醒了。
可能是因果轮回,他让鬼面等了这么多年,这次终于到他等了。
不过,等待是值得的,守了一夜终于找回了因生出三魂而重生的弟弟,及那个还没有意识就差点离开的小包子。
“哥……”
沈巍扶起躺在床上的鬼面,将人圈在怀里,将粥吹凉,喂到怀中人嘴边。
“哥,我已经没事了……”
闻到越来越浓的专属于自己哥哥的冷香,很适时的张开了嘴,喝下了粥。
“他还闹你吗……”
喂完了粥,沈巍的手搭上鬼面的小腹。
“早就……呕……”
猛地起身冲进卫生间,沈巍也急忙跟上。
轻拍鬼面的背,缓缓摸着他的小腹,妊娠反应也就渐渐停止了。
看着哥哥深沉的眼神,鬼面冲着沈巍笑了笑,沈巍的脾气就怎么也发不出来了。
“这不算闹我…总比以前在大封好得多…”
鬼面说完才觉得似乎是……说错话了……
怀抱紧了紧,却似乎更加温暖了千年来一直都冰冷的体温。
哥哥,我似乎……明白了,你当初的……执着……
“哥,你变回长头发,快。”
沈巍不知道弟弟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想法,只能顺着他。
一头长发被剪下短短一绺,被鬼面拿在手里。鬼面化出一根红绳,又剪下一绺白发。
沈巍眼神微动。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兼爱人要干什么了。
看着鬼面略显笨拙的将两缕发丝绑在一起。
“这应该叫……结发吧。不知道管不管……”用。
还未说完,就被沈巍封住了嘴唇。
半晌分开,鬼面微红着脸。
“溾……对不起……”
“嵬……我说过,……我从不怨你……我既然能等那么多年,自然是心甘情愿。所以啊,我的哥哥,我的爱人,我心悦你,诚不可欺……”
……
两年后,特调处。
“小白云,来,来,到姐姐这来。”
“祝红,你好歹也三百多岁了,让小白云叫你姐姐,你良心不痛吗。”
大庆猫态下更加吸引小孩,白白净净的长的神似沈巍的小美女踉踉跄跄的朝大庆奔去。
大庆迟疑了一下,就默默走到了小美女面前。
小美女蹲下身子,挠了挠大庆的下巴。
“可爱……”
特调处忽然沉寂。
“这……神童……?”
“双鬼王的孩子……不能常人的思维去想……吧……”
一岁的孩子应该仅限于爸爸妈妈等等的词语吧,这……开口就是吐字清晰的可爱两字,着实有些惊人。
“白云,离林静叔叔远点,别让他带坏了。”
从背后传来一声唤回众人的意识。
赵云澜脸色有些不可思议。
这孩子……竟然能让他都被短暂的催眠,果然……不同凡胎。
“这是白云的天赋,我和溾也是最近才发现。”
沈巍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赵云澜身旁,望着远处一身休闲服扎着白色马尾的男子和那个小小的被男子抱在怀里的小可爱轻声说。
“果然啊,双生鬼王的孩子,不同凡响。”
“可能吧……我倒希望,她能平凡些。”
……
阳光下,玻璃折射的光让墙上被裱起来的发结更加耀眼……

……
沈白云的名字是我突发奇想,魂魄去掉双鬼调顺序就是了😂

评论(9)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