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终于等到。「陈叶」

人物归原著,ooc归我
——
「一」
“成功了!!”
众人的欢笑声,杯子碰撞的叮当声,朋友的道贺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糖醋鱼来了。让一让,让一让。”永夜的一嗓子吼出来让机甲差一点摔了杯子。
“红狼,你和麒麟大神真不和我走?”叶骄阳举起杯子,朝两人示意一下,两人一愣,随即笑了,举起杯子,撞了一下。
“我在九尾狐连大满贯都到手了,还去你们诸神?”雍麒麟喝了杯子中的酒,笑着说。
红狼看着雍麒麟,眼中泛满了笑意。
“万一你脑子抽了呢?你不是脑子有问题吗?”叶骄阳盯着某处,脸上挂着懒散的笑容,眼中却全无笑意。
“你才脑子有病。”雍麒麟反唇相讥。
叶骄阳没出声,依旧盯着对面。雍麒麟顺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发现……
“我去一下卫生间。”叶骄阳放下酒杯,离开了席位。
坐在对面的陈彬眯了眯眼,一旁正说的起劲的蓝白感觉到了身旁人的心不在焉,顺着看,便很没义气的笑了。
“心疼了?去安慰安慰?”蓝白话一出口就觉得违和,想起来了,陈彬向来安慰人技能等级是负值。
雍麒麟略微一思索,就得出了一个结论,把他震惊的不要不要的。
起身朝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叶队。”
叶骄阳一回头,满脸水珠,依旧是懒散的笑容。
“你是不是喜欢陈队?”此话一出,叶骄阳的动作僵了一下。
“……说什么笑呢?”半晌,悠悠的声音传入耳朵。
“叶队,我是做攻略出身,智商不低情商也不像陈队那样,我不敢说秦队他们知不知道,反正我敢保证我是九尾狐里除蓝白外第一个知道的,我大学专业心理学。”雍麒麟耸了耸肩。
“……呵,他个情商低为负数的人,我一辈子也不指望他会发现。”叶骄阳停了一会,平静的声音中有意思悲哀。
“帮我保密,谢谢。”礼貌的笑笑,转身离开。
其实就算叶骄阳不说,雍麒麟也会保密的。
“云薄暮今天来了吗?”陈彬环视了一圈,没看到云薄暮。
“没来吧。”蓝白的眼神迷离,喝了将近一夜,哪怕酒量再好也不禁微醉。
酒桌上的叶骄阳也已经醉了,眉头紧皱,嘴里念叨着什么。
“别走……陈彬……”陈彬将叶骄阳扶到客房,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听他在说什么,听过了,一脸深思。离开了房间。
——
深夜,陈彬睡不着来到屋外透透风,却看见叶骄阳躺在草地上,盯着头顶的月亮,身旁坐着小雅,认真听叶骄阳说。
出于保护小雅的心里,找了个地方偷听。
“你知道吗?我和他在小时候就认识,那时候就吵个不停,后来玩上剑战,不知道是他,却依旧是死对头,抢材料,互相挖坑嘲讽,他干什么我就对着干,我以为我特别烦他,谁知道是喜欢他…”
喜欢他?喜欢谁?叶骄阳有喜欢的人?哪个女生这么倒霉?
“他那个时候知道是你吗?”小雅甜美的声音传入耳膜。
“应该是知道的,我猜不透他的心思。后来进军职业,才发现原来是他……”
职业圈?难不成他看上的是圈内某位美女?
“后来,我带的战队和他带的战队每场比赛都拼的你死我活……”
带战队?不会是橘子吧?
“就这样,过了九秒,直到他,解散战队。”
听到这,陈彬再怎么反应迟钝也知道叶骄阳喜欢的是谁了。
“那你什么时候来是喜欢陈彬的?”
“大概是…小时候吧,那时候我怕输,每次打架他都让着我,有一回,我被高年级的欺负了,第二天他就去找那人去了。”
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从声音能听出那人的心情很愉悦。
“你知道吗,他啊,当时什么都没学,格斗,散打…他的身世背景是容不得他不学的,可是,那天,我亲眼看见他把那人撂翻在地,当时的震惊无法用语言形容,那天他也浑身是伤,第二天却依旧和我插科打诨,吵架。”
是吗?当时的情景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当时知道他被欺负了的时候的愤怒,至于那一身伤也提前让他去学了防身术。
“我从没想过他能明白我的心意,他的情商我是知道的,所以我想我应该有个了断了。”

评论(7)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