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陈叶」终于等到「记不住几了」

ooc严重,慎食。
以及即将开学,相当于是这几年的最后一章吧。
——————————————————————————
“你被压?”
雍麒麟嘴角抽了抽,这关注点不太对啊。
“……嗯……”
盯着湖面,发呆。
“你在害怕什么?”
“啊?”
叶骄阳眯了眯眼,左手不经意间的抽搐了一下。
“你是学心理学的,应该很明白自己心里的想法吧。”
抖了抖左手,拿起身旁的一个小石子,投向湖中。
“你在担心,害怕,担心红狼以后会怎么看你,以后会怎么和你相处,是会冷眼相待,还是视而不见,更甚者是满目厌恶,对吧。”
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叶骄阳深切的明白雍麒麟现在的揣揣不安。
当初被陈彬发现的时候,他的恐惧和惊慌以及失望不亚于现在的雍麒麟,甚至更甚。
“我和他,我是有意识的,而他什么都不记得,如果以后他知道了……”
“那你有没有想过,红狼知道,并且没有厌恶,有的只是对你的……恩……担心。”
对,就是担心。
叶骄阳的余光瞥见了一群熟悉的身影,撇了撇嘴。
回去他要吃橙子,该死的甜橙色。
“……”
“红狼从不会有多余的话语,他的喜怒哀乐表达的很隐晦,当然他怒的时候很明显。他没有惧怕的,有的只是对于一件事情的执着,完成目标的满足,和喜欢一个人的哀和乐。你现在在担心,而他的担心不会比你少。”
叶骄阳起身,拍了拍衣服,看着雍麒麟,笑了笑,笑的很慈祥,啊呸,笑的很满足和释然。
“回去和他讲明,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当那晚是一场梦,你不可能因为他而选择转会,亦或是退役,所以啊,学会释然,学会坦白,这样才有更多的选择。”
然后就转过身,看见那人脸上的笑意盈盈,脸上不自觉也挂上了笑容。
走到身边,十指相扣。
“去吧。”
笑着对红狼说,红狼眸子里的担心显而易见,看了眼陈彬,陈彬亦是笑着,一如既往的笑眯眯。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