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终于等到「二」

私设成堆。
cp陈叶,假秦蓝,真秦帆。
陈蓝不喜请绕道。
——————————
“你舍得吗?”不同于小雅甜美的声音,清冷的不含一丝情绪的声音在陈斌耳边响起。
陈彬转过头,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边的小苍。
小苍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的其他情绪。
小雅和叶骄阳转过头,小雅的脸上漾起微笑,像一个向日葵,而叶骄阳脸上的表情却和小雅恰恰相反,缓慢的转过头,看见那个人。
寂静无声,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
“……你怎么来了?”叶骄阳的声音中含着隐隐的苦涩,别开眼,看向别处。
“没事睡不着,出来透透气。”语气也没怎么变,却暗含了些郑重。盯着对面的人,暗暗发现那人还是挺帅的。
“你呢?来这干什么?找小雅谈心?看雪看月亮?”调戏的语气一丝没变,可对面的人却变了。
“是啊,谈心……”叶骄阳喃喃的说着。
“我有点困了,先回去睡觉了。”陈彬看着叶骄阳失神的样子莫名有些心虚,摸了摸鼻子,转身离开。
“呵……”叶骄阳轻叹。
————
陈彬回到房间,瘫在床上,静静的想着,从认识叶骄阳开始到现在,两人的交集似乎真挺多的,再仔细想想,叶骄阳和他一起的时间好像比身为他同学的蓝白还要多。
一夜就这么静静的过去,这一夜有多少人无眠……
————
“你们谁看见叶骄阳了?”秦千路坐在餐桌旁,看了看周围的人,才发现叶骄阳不见了。
“大概在睡觉吧。”陈彬拿起一个饼塞进嘴里。
“房间里也没有,行李也消失了。”机甲紧张的看了看桌子上的人们。
叶骄阳在他们基地失踪了,他们是不是要和战戈一样去警察局做做客?
暗暗的想着,却突然打了个寒战,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找到了冷气的散发者,正是他旁边的陈彬。陈彬冷着一张脸,心中也不免担心
“叮咚叮咚……”
“喂,骄阳,你在哪呢?”秦千路接起电话,紧张兮兮的表情让陈彬想笑。
“……什么?你要退役?”声音提了八个度,陈彬的脸算是彻底冷下来了。一把枪过手机。
“你在哪呢?在原地等着。”冷冷的留下这句话。
“怎么?陈队想我了?”磁性的声音通过听筒传过来。
“你……骄阳,叶骄阳!!”说着说着,陈彬脸上就由冷变成了慌张。
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向外冲去。只留一群一头雾水的人。
“叶骄阳,你挺住,我马上就到了。”电话开了扩音,一种不安从心底冒出。
“呵呃…陈…陈彬,你紧张了吗?你说,我要是这时候死了,你是不是会记着我一辈子?”虚弱的声音让陈彬心里一紧。抬头看了看信号灯,华丽丽的无视了红灯,只留一排尾气。
“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二哈带回家自己养。”
“反正…反正他…也是你送的。”叶骄阳轻轻的笑了,笑得很开心,哪怕他知道,陈彬他,看不见。
“陈彬…我…”爱你。
陈彬听着越来越小,直到消失的声音,心猛烈的抽了一下。一种从来没有的感觉冒了出来,只觉得呼吸困难。
“叶骄阳!”
到了现场,看着现场的惨状,心里更难受了。
跟着救护车一路来到了医院。
“请问有没有一个叫叶骄阳的人?”拉住一个护士模样的人。
“哦,在抢救室里吧。就在那。”指着亮灯的抢救室。
坐在椅子上。猛然明白了,自己心里那种奇怪的感觉,是爱啊!
叶骄阳,你要是死了,我就去找蓝白。
盯着抢救室上的灯。
终于,有了动静。
“请问你是患者的什么人?”医生摘下口罩,看着单子。
“我是他爱人。”陈彬仔细听着。
“患者叫叶骄阳吧,由于事故发生后压住了患者的左手,导致患者左手的神经受压迫,可能以后生活会有障碍。”医生依旧翻着单子。
左手神经受压迫……叶骄阳可是抽筋手啊……
“会有什么障碍?”
“不能提重物,不能操作量太大等等。”
不能操作量太大……
“那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转到普通病房了。”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