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三」

「启副」&「黑花」&「邪簇」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三」

张日山猛地起身转向门口,椅子发出刺耳的响声。

黎簇撇了撇嘴。

佛爷出场还自带bgm。

“佛……佛爷……”

颤抖的尾音让众人意识到张日山的情绪有多不稳定。

走到张启山面前,眼角泛红。

张启山叹了口气,说“辛苦了,我的……”

爱人。

张日山明白张启山没说出的两个字,笑了。

那一瞬间仿佛又变回了每天都会和八爷拌嘴,和陈皮打架的小孩,腹黑的张副官。

张启山牵着张日山的手,走回桌旁,十分自然的坐在了主位上,张日山也十分自然的站到了张启山身后。

仿佛这个举动做了千百遍般熟练。

黎簇看着二人,恍然间觉得,他们就应该如此。

“你是佛爷?谁信呐!佛爷不早就死了?”

齐家当家讥讽的说。

在坐的除了吴邪剩下的都有些半信半疑。

解雨臣看了眼吴邪,吴邪笑着点点头。

解雨臣放下心来,看着这群人踩进雷区。并不打算帮忙。

“不会是个汪家人假扮的吧……”

陈金水话音刚落,就倒在地上,还听见了清脆的瓷器破碎的响声。

张日山阴沉着脸,张启山面前的茶杯已经没了盖子。

没人知道张日山是什么时候动的手。

陈金水的手下扶起陈金水,胸口估计已经断了肋骨。

“确实,佛爷当初的死讯是张会长亲自传达,这……”

吴邪笑眯眯的,黎簇低着头不说话。

他不用想就知道吴邪打的什么主意。

……

你问为什么?

情侣之间的心有灵犀呗。——黎小爷

张日山看了眼吴邪,也缓和了自己内心的愤怒。

看那个样子,估计是胜券在握,想来也是黎簇说了些什么才让吴邪如此坚定佛爷的身份。

张启山和吴邪对视,半晌说“副官。”

张日山了然,朝身后的罗雀说“七窍玲珑匣。”

不消片刻就把匣子拿到了张启山面前。

张启山扫过众人的脸,极快速的打开了匣子。

陈金水顿时觉得胸口更痛了。

到手的协会就这么飞了。

「你这是谁给的自信……」

“我,张启山,回来了。”

“从今天起,九门我和副官共同管理。”

“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事,自己心里都有数。”

“别传到我这,否则,后果自负。”

张启山把枪拍在桌上,李齐两家当家顿时打了个寒颤。

张日山看着佛爷,眼神痴迷。

这是他的佛爷。

他的爱人。

“散会。”

众人起身巴不得赶紧离开。

只剩下吴邪解雨臣和霍秀秀。

“佛爷。”

吴邪的语气含着笑。

黎簇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拨弄茶杯。

吴邪看了眼黎簇笑了。

自家小孩无聊了。

解雨臣看了眼表,起身。

“佛爷,我要先回去了,还有人等我。梨园随时欢迎您,我虽然没有二爷爷唱的好,但估计勉强可以入耳。”

欠了欠身就要离开。

“花儿爷,药方给黑爷了,药材仓库里应该有。”

黎簇的下巴垫在桌子上,盯着茶杯的纹路。

吴邪撸了把黎簇的头发,黎簇抬眼看了看吴邪,撇嘴。

“咋了。”

黎簇摇摇头。

他的胳膊有点疼,刚才在墓里伤到了手腕,还没来得及包扎。骨头也疼。

不知道吴邪下墓伤没伤到。吴邪向来疯。

“黎簇的伤还没包扎。”

张启山出声说。

吴邪的脸色一下就冷了下来。

说了不让下墓,不听不说还把自己弄伤了,真是得好好教育教育。

黎簇瞪着张启山。

张启山笑着回视。

吴邪冷着脸拽过黎簇的手腕,听见黎簇倒吸了口凉气,脸色更加阴沉。

黎簇见了那个脸色就知道,要完。

吴邪看了看黎簇的手腕,直接打横抱起黎簇。

“佛爷,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就带着黎簇出了门。

在车上,黎簇一路都不敢说话。

吴邪在北京有房子,是个小型别墅,当初专门为了陪黎簇备考买的,黎簇毕业了考上浙大之后就直接搬到了吴山居,这个房子也就一直空着,今天到是有了用处。

打横抱进了屋,把人放在沙发上,动作看似粗暴,其实十分温柔。

黎簇感受到吴邪的温柔,哪怕是冷着脸的温柔,有些想哭。

吴邪找到医药箱回来就看见自家小孩红着的眼框,无奈的笑了。

果然,对着自家小孩就是生不起气。

蹲在黎簇面前,捏了捏黎簇的脸。

“怎么了,伤口疼?我看看。”

正要脱黎簇的衣服,被黎簇抓住了手。

软软白皙的手掌薄薄的茧子。

这是黎簇录取通知书下来之后黑瞎子和吴邪给他做的封闭式训练留下来的。当然,训练还是有效果的,至少现在已经能快和吴邪打平了。毕竟黎簇的天赋十分出众。

“吴邪……”

吴邪抬头看着黎簇的脸,却撞进了黎簇的眼睛。

那是一潭深泉,他已经毫不犹豫的坠了进去,他出不来也不愿出来。

“黎簇,我多不希望你受伤。”

自从遇上黎簇之后,他叹的气比他卖出去的古董都多。

“我这不是看你没在,而且我已经很久不练了……”

说话声越来越小,最后消了声。

吴邪看着自家小孩没了底气,直到他自己也知道理由说不过去。

揉了揉黎簇的头,说“我不怪你,我怪我自己。”

黎簇急了,说“怎么怪你,是我自己能力不够。”

吴邪无奈的笑着。

自家小孩还真是贴心会安慰人。

“你才多大。”

黎簇忽的想起死的那几个兄弟,有些难受。

“吴邪,这次死了七八个兄弟。”

吴邪了然。

这是自责呢。

“黎簇,生死有命,他们自愿选择这条路,就能想到总有这一天。他们死了,我们会好好的为他们照顾他们的家人,也算是上他们放心的去。”

吴邪说着就看见自家小孩垂着头,睡着了。

又叹了口气。

轻轻抱起黎簇,放到主卧的床上。

收拾好了黎簇的伤口之后就躺倒在黎簇身边。

轻轻圈住黎簇,也闭上眼睛。

黎簇,我这一生定会护你周全。

哪怕,是拼了命。

评论(11)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