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二」

「启副」&「黑花」&「邪簇」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二」

月色清冷,森林中心隐隐有火光。

三四个人围在篝火旁,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盯着篝火出神,剩余几人正在处理伤口。

“陈哥,黎爷他……”

那人仰头喝了口酒,说,“等。”

正说着,就听见远处草丛里传出声音,老陈起身,拿出别在腰后的枪。

“陈哥,扶我一把。”

黎簇扒开草丛,走路有些不稳。

被吴邪从汪家救出来以后,他的腿,腰,身上各个地方的骨头落了毛病,刚才在墓道里又受了伤,现在骨头疼得像有蛇钻一样。

老陈见是黎簇,连忙上前扶住。

瞥了眼黎簇身后的人,低声说,“黎爷……”

黎簇扭过头,说“佛爷,换身衣服?”

那人点头。

而黎簇的伙计却十分惊诧。

吴邪自“清洗”计划之后,被人叫成吴小佛爷,吴邪从来不应,黎簇也从不叫他吴小佛爷。可这人……

老陈有些疑虑却并未开口。

将黎簇扶到篝火旁坐下,取了身衣服交给那人。

黎簇眼尖的看见张启山身上隐隐的穷奇纹身,彻底放下心来。

张家人活了太久,有些事情早就看淡了,就算不是真的张启山,也能放心。

老陈也看见了。

心中翻起巨浪。

这人身手铁定不凡,单看那人的纹身,上古凶兽穷奇,还有那一身的伤疤就知道。

“黎爷,我们这次折了七八个兄弟。”

黎簇闻言僵住了动作。

他的能力不及吴邪,能顾住自己都勉勉强强,带他们来却没能带他们走……

“我们明早出发回堂口。”

说完便拿了壶酒和一瓶水,走到张启山身边。

“佛爷,我们明天先回堂口,然后回杭州,回过杭州再去北京。”

张启山接过水,点头。

黎簇见他不说话便要离开。

“生死有命。”

黎簇低下头。

片刻后说,“他们和以前的我不同。”

本来可以选择。

然后就回了帐篷。

张启山有些发愣。

他想起了他的副官。

小山,还好吗……

——天津•吴家盘口

“黎爷,你们回来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中年人见黎簇他们回来松了口气。

小三爷的人在他的地方出了事,他也就完了。

“李叔,给我准备辆车,我要回杭州。”

黎簇笑了一下,笑得让人看的开心。

李叔是在吴三省管盘口的时候就在的老人,忠心耿耿,吴邪对他看重的很。

“黎爷,胖爷三天前来电话说让你直接去北京。”

黎簇想了想日子。

这几天北京……

拿出电话打了个电话。

“胖爷,你们在北京?……药方找到了……靠!我忘了……马上就走。”

挂了电话,黎簇脸色阴沉。

李叔见状忙叫手下人加快速度。

“李叔,我带几个兄弟去北京,准备点东西,速度快。”

黎簇心中暗骂。

娘的,今天九门协会例会,他都忘了。花儿爷和吴邪都去了,据说秀秀姐也去了,阵仗不小,恐怕要出事。

李叔看了眼坐在椅子上转着玉扳指的张启山。

“黎爷……”

“李叔,你听说过,佛爷吗?”

“黎爷,好了。”

黎簇走到车前,张启山也起身上车。

“李叔,东西放你这挂着吧,我们走了。”

说完就绝尘而去。

李叔愣愣的坐在檀木椅子上,摸着脖颈的玉佩。

“三爷……佛爷回来了……”

——车内

“黎簇。”

黎簇正想着一会怎么对付那群狗皮膏药就听见张启山叫他。

“九门协会例会在新月饭店?”

黎簇点头,说“对,每三月开一次例会,但这次,估计麻烦。”

“麻烦?”

张启山停下转动扳指的动作。

“对,现在的九门不像您那时候,人心不齐,吴邪嫌烦从来不去,这次他和花儿爷都去了,麻烦不小。”

张启山不再出声,黎簇也望向车窗外。

而此时的新月饭店却是暗潮汹涌。

“吴小佛爷可是稀客啊,这次怎么来了?”

七人坐在桌前,笑意不达眼底。

“陈当家这话就错了,吴小佛爷虽然是差点把九门搭进去,但也算救了我们的命不是?”

陈金水撇了撇嘴。

“别,二位这吴小佛爷我担不起,还是叫吴当家的比较好。”

吴邪手指敲着桌子,笑到。

正说着,大门开了,一人缓步走来,坐到主位,右手还缠着纱布。

“张会长,您这手……”

齐家当家猛地窜起来,就像伤的是他的手一样。

“早听说张会长上次打开了只有佛爷能开的七窍玲珑匣,今日是无缘一见喽。”

陈金水起身要走,就听见张日山说“陈当家,地下迷宫的帐,我可还没算呢。”

陈金水僵住,缓缓坐回座位。

“今天的会,我主要说一件事,从今天开始九门协会交由吴邪和解雨臣管理。”

陈金水和霍有雪拍案而起,一个怒视吴邪,另一个也是拿出铁爪对着张日山。

“吴邪,上次你从我手下抢人的帐我们还没算,今天一并算了。打一场,赢得管理协会,输的滚出九门。”

吴邪抬头看了眼二楼。

笑了笑。

“姑姑,你这话说的真好听,就是不知道,你上次要抢的是谁。”

清脆甜美的女声从门口传来,霍有雪转头。

一身红裙,披肩长发,脚踩高跟鞋缓步而来。

此人正是霍秀秀,霍仙姑嫡亲孙女。

这时张日山开口,“对了,以后的霍家由秀秀管理。”

霍有雪还想说什么就听张日山说“秀秀,你奶奶特意让我帮忙照顾你,以后有麻烦来新月饭店找我。”

“谢谢日山爷爷。”

笑的甜让霍有雪红了眼。

吴邪起身说道“上次的帐我也想算清楚,你伤了我的人拿什么赔?”

解雨臣笑了一下,放下手机,看了眼腕上的表。

瞎子该上药了。

“我还以为小三爷现在只能靠着黎爷了,不会伤的动不了手了吧,还是找了个宠不止给暖床,还负责人身安全……”

吴邪冷了脸色。

说他可以,说黎簇,那是找死。

“你把你那话有胆子给老子重复一遍!”

一把刀咚的飞进来,插入霍有雪眼前的桌子,让茶杯都颤了一颤。

吴邪听了声音脸色变回了微笑。

黎簇带着身后的兄弟,浩浩荡荡地进门,站在吴邪的椅子后面,示意兄弟们停。

上前拔出刀握在手里,冷冷的说,“别以为你是个老女人我就不敢动你。”

霍有雪白了脸色。

她敢惹吴邪却不敢惹黎簇。

惹了黎簇势必会遭到吴家解家联手对付,而现在霍秀秀掌权霍家,恐怕腹背受敌。还要提防黎簇本人及王胖子张起灵等人的随时袭击,后果不堪设想。

黎簇弯下腰在吴邪耳边说了些什么,吴邪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张日山。

解雨臣抬头,看见二楼一个身穿黑色连帽衫,怀中抱着刀的男人靠在柱子上。

果然。

那不是小哥还能是谁。

——五分钟前

“黎爷,到了。”

黎簇跳下车,看见门口靠在柱子上的小哥,走上前笑了笑,还没说话就听见小哥说,

“要动手了。”

愣了一下连忙带人进了新月饭店。

刚到门口就听见霍有雪说的话,顿时怒火中烧,一把刀就飞了过去。

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再说张启山,张启山下车看见小哥觉得有些眼熟。

小哥朝他点了点头进了饭店,张启山跟随其后。

到门口还没进大厅就听见陈金水说“张会长,要不我们打一场吧,好久没练手了。”

张日山还没说话就听见门口传来声音。

“就你,差远了。”

————————
开学之后估计更新不定
这次爆字数了,以前从来没写这么长😂
热度出乎意料的高,谢谢各位的小红心和小蓝手
秀秀的身手也不赖
佛爷和副官还没见面「顶锅跑」
下一章瞎子出场和花儿爷明撕暗秀
这章黎簇a爆了
文笔差多包涵
谢谢各位看官看到最后,给你们比个小心心💕

评论(26)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