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明知「晓薛」

晓薛
明知
「一」
“阿念,魏前辈在训诫石等你。”
闻言,男子甩出手中木剑。木剑飞出,插在树下微颤。来人似乎已经见怪不怪,并未有什么表情。
男子拂了拂衣摆,走到来人身边,随那人一起离开。
“思追,你和蓝念要去夜猎?”
蓝景仪看二人朝云深不知处外走去,便走上前问到。
“不,是魏前辈。”
蓝思追摇头。
蓝思追身旁男子便是蓝念。
蓝念,字暮远,魏无羡和蓝忘机名义上的弟子。要说云深不知处谁和魏无羡最像,那便是这蓝念。一身黑衣,头戴抹额,面上不带笑容,偶尔笑笑也是和身边相熟的几人,魏无羡,蓝忘机,蓝思追,蓝景仪等等这些人。与其夜猎外出之人最多不过三人,而且没有佩剑,有时夜猎连琴都懒得带,但这并不代表他的琴技不如人。毕竟是含光君亲手教导。
夜猎时多半用的是与魏无羡如出一辙的鬼道,几乎从未出过差错。
蓝念初入蓝家时十二岁,一身阴冷气息无人敢靠近,只有蓝思追敢与他说话。如今,蓝念已经十八,早前的阴冷气质早已消失,只是待人依旧不喜多语,让人望而生畏。能力也是一般弟子望尘莫及。
“你找我?”
魏无羡看眼前的少年,挂在蓝忘机身上笑着说到“你和思追还有景仪收拾收拾东西,和我们出去一趟。”
蓝念皱眉,说到,
“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以前你也不这样,怎么现在越来越像含光君了。”
魏无羡小声嘟囔着,蓝念闻言挑眉看向旁边的蓝忘机。果然,蓝忘机的眉头紧皱,偏头看向挂在自己身上的魏无羡。
“不说是吧,不说我就不去了,你和思追他们去吧,我在云深不知处待着,蓝老头的罚写我还没写完呢。”
蓝念扭头便要离开,没走几步就听身后魏无羡道,“宋道长请我们去义庄,帮,忙。”
脚步顿住,缓缓转身,盯住魏无羡。
蓝忘机侧身挡住蓝念的目光。
魏无羡拍了拍蓝忘机的肩,说到。
“他现在还是个小屁孩,打不过我。”
……
☄ฺ(◣д◢)☄ฺ该死的黑无常,就算是白送的肉体也得正常一点,十八了还是个弱鸡,养成系啊喂!最好别让他再遇见,否则……哼哼。
“好了好了,赶时间,晚了晓道长就真的没救了。”
蓝念沉默了。
树叶沙沙作响,衣襟随风摇摆,蓝念低着头,别人也看不清楚他的神色。
“这件事情你比我了解。如果你还想他回来,想那双眼睛能够有用,最好快一些。日落之前出发,如果你不想去,那就别来。”
说完,魏无羡就拉着蓝忘机离开,也没再看蓝念。
路上,蓝忘机看着魏无羡。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的眼睛,片刻后说,“蓝二哥哥放心,他还没有这么脆弱。既然当初能把自己的眼睛给了晓道长,现在就敢去面对。更何况现在他已经换了一个身份,有什么可怕的。”
魏无羡不知从哪拿来个苹果,津津有味地啃起来,口齿不清的说“当初他那么费力的找寻晓道长的灵魂,如今有人完成了他拼死都想完成的事,他自然高兴。“
”诶呀不管他了,我们去喝酒吧,天子笑,我藏了好几坛。”
“云深不知处禁酒。”
“你不说没人知道的。”
……

日落之时,一众人已经准备就绪,独缺蓝念。
“蓝念不会不来了吧。”
蓝景仪在蓝思追耳边说。
蓝思追摇摇头。
蓝念或者是……他,不可能不来。因为,牵扯到晓道长。
魏无羡等了一会,颇为遗憾的耸耸肩,说到“走吧。”
“我没说我不去,我只是去拿了些糖,就等不住了?”
众人回头,见蓝念坐在树上,十分悠闲,脸上挂着笑容。
“还以为你连见他的勇气都没了,不敢去了。”
魏无羡耸肩。
蓝忘机接住从树上投射下来的苹果,递给魏无羡。
“这张嘴还是这么……欠揍。”
蓝念眯眼,跳下树,身后背着琴却依旧轻盈。
“你不也一样。”
魏无羡也不吃亏,反击一句。
蓝忘机看了看魏无羡,魏无羡接收到信号,安静的啃苹果。蓝念也安静了下来,安稳赶路。
——
蓝景仪:什么神仙对话,听不懂。
蓝思追:果然。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