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银丝三千终化风

沈巍×鬼面
abo
ooc十分严重
有巍澜,巍a澜o

   
       
     
     
前言
鬼面其实一直都觉得,自己和哥哥是一样的。
俩个都同时生于大不敬之地,都是鬼王,只不过……
谁知道为什么,他是个o,他哥是个a!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味道的,只知道他哥是淡淡的一种冷香,他常年不出大不敬之地,
自然是不知晓那终究是个什么,会有如此的味道。
直到最后,也没能知晓。

正文
“滚开。”
鬼面有点委屈。
我们都是一样的,你不能因为我还没分化就嫌弃我。「才不是因为这个」
沈巍看着听见这句话之后就愣在那不回神的鬼面,有些嫌恶的皱眉。
果然,不尽脏,而且还傻。
径直离开,并未注意自己身后的目光。
  
     
鬼面一直以为,他哥对谁都一样,直到后来邓林之阴,沈巍与昆仑君初见之时,他在远处看着,心……有些痛。
捂住胸口,鬼面想,为什么呢……
而此时,跟着昆仑君离开的沈巍,突然摸了摸胸口。那,有些许疼痛。
     
      
再后来,一直到昆仑君将死,他哥被强升神格,他被封禁于大封都一直没再能见到他哥。
鬼面想,他哥为什么都不看他呢……如果他变个样子或许……他哥就会多看他一眼……吧……这才有了与黑袍使截然相反的钟爱白色的夜尊。
由此看来,这孩子可能还是没有意识到沈巍烦
他的真正缘由。
     
      
    
大封渐渐衰弱,鬼面秉着「换了造型应该第一个让哥哥看」的想法,溜出大封,却看见了早该身死的昆仑君,内心有些失落,倒不至于伤心。
他的哥哥看来对那位大荒山圣十分上心啊……
鬼面茫然的看着人间,不知接下来应该如何……
不如……拿了四圣器,或许他哥就会回来削他,啊呸,找他。
鬼面虽说和沈巍的智商不是一个等级,但总归也是一代鬼王,总是要把想法付诸于实践。
事实证明,他哥发现他逃出来之后,就一直抱着削他而不是找他的心一直穷追不舍。
这孩子也是个没心眼的中二病患者,对于他哥这种明显恶化了的改变内心竟十分欢喜。
或许他和小郭一样,但他是沈巍缺的某个心眼吧。
    
     
再后来,昆仑山巅,他哥为了昆仑君和他大打出手的时候,他突然分化了。
天知道他那五千年是不是停止生长了,五千多年了才分化,和他哥简直天差地别。
      
沈巍和鬼面打斗时,突然味道一股淡淡的香。可当时的沈巍并没有意识到,那是鬼面分化后的信息素味道。
那是三色堇的味道,准确来说,是紫色的三色堇。
那一刀,下了杀心,鬼面挡了之后便离开。
实际也没能走多远,就在昆仑山脚下。
沈巍出乎意料的追来了。
他来之前还怀疑鬼面这么轻易就让他知道了位置,怕是有诈,可到了才知道,原来是鬼面分化后面临的短暂发情期。
         
      
着眼前和自己一样的脸上布满红晕,面具不知何时掉在一旁,满屋子都是香而不腻的味道,沈巍很违心的……硬了……
情不自禁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鬼面感觉到铺天盖地的冷香覆盖在身上,心里莫名的舒服了些。
那之后,自然发生了些不可言说之事。
沈巍鬼使神差的标记了,注意,是标记了鬼面。
并且在鬼面有意识之前离开了。
鬼面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被人标记了。
        
        
回到家以后的沈巍不知道和赵云澜怎么解释,毕竟那是自己的放在心尖上五千多年的o。但事实是赵云澜回来之后他压根就没功夫解释,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忙的脚不沾地,也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可鬼面的身体却悄悄的变化了。
       
          
几个月之后,鬼面觉得自己似乎越来越难受,但想着再叫他哥一面,就带着幽畜小弟顺着大封的裂缝到了地府。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哥拼着被他伤了的后果也要灭了那一丝压根不会有什么危害的混沌。
冰锥插入沈巍心脏时,他的心脏撕裂般的疼。
其实他哥的心脏是昆仑君给的他知道,所以他觉得自己疼沈巍感觉不到。事实恰恰相反,沈巍的心脏也疼,不亚于鬼面。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都在疼。
对,没错,一家三口。只是注定那个小的会消失,因为在两个家长发现之前,孕育着他的父亲就已经在新的大封里待着了。
          
          
鬼面站在黑暗中,看着遥远的裂缝透出的火光,心仿佛撕裂,连带着腹中的小的也不安分,他却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出现在这的,沈巍。
        
        
你还真是为了他什么都能做到。”
沈巍听见背后的轻笑声,扭过头。
一黑一白,两张同样的脸却是不同的神情。
鬼面带着调笑与释然,沈巍带着惊诧。
却再无嫌恶。
“这就是爱吗……”
喃喃的声音并未传出,在喉咙里就被遣散。
二人看着即将闭合的缝隙,并肩而站。
“你的身子……”
沈巍忽然注意到鬼面不同寻常的身子,并未来得及验证猜测,就听见鬼面说,
“哥,你知道我信息素是什么味道吗?”
鬼面淡淡的笑着。
沈巍闻到了那淡淡的香,其中还夹杂着专属于他自己的冷香。
“哥,昆仑君还在等着你。”
沈巍忽然意识到自己有关鬼面的所有记忆都在渐渐消失。
看来还真是兄弟,临死前都一个方法。
鬼面一脚将沈巍踹出黑暗。
身为失去意识前听见一句话。让心脏宛如炸裂般的疼痛。
“哥哥……”
       
        
大封落成,自是再无大事,但沈巍在回家途中经过龙城大学附近的花店时总会想起一种淡淡的香。
问过店长,知道了花的名字。
紫色三色堇。
沉默不语,无条件的爱……
沈巍和赵云澜的孩子也在那年出生,是个男孩子,模样像极了沈巍,也像极了他。
做梦时,依稀想起一个人的一句话,沈巍记不起那人是谁,只知道自己听见这句话之后会泪流。
“哥哥,我从未怨你。”
    
     
     
     
————————

不知道有没有人觉得……似乎我写的沈教授有些渣……
对不住对不住
请轻喷。

评论(26)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