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池陆」无药而医

「池陆」

无药而医




“师哥!”

凌晨的烂尾楼本应无人萧瑟,但今天却不同于寻常。

一辆辆警车将烂尾楼层层包围,数位警察身穿防弹衣,举着枪对着烂尾楼的楼顶,神色紧张。

鸡蛋仔的叫声并没有唤醒楼顶所站的人之一。

“陆离这样不行。”

温妙玲皱了皱眉。

陆离怕是又犯病了。

“去找一个跟‘他’差不多的人来,换身衣服。”

鸡蛋仔和身后的警员低声说。

“你觉得这招还会有用吗?”

温妙玲拦住要离开的警员,皱着眉低声吼到。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师哥被捅吧。”

鸡蛋仔看着烂尾楼上被刀架着脖子的陆离咬牙。

一个一个都不省心!

“找个喇叭,给伯母打电话。”

“哪个?”

“……”

鸡蛋仔看着温警花“你是傻子吗”的眼神,认命的拨通了列表里第二个电话。

“伯母……那个,您们和我们局长说几句话吗?……好,您等等……”

鸡蛋仔接过喇叭,对着话筒。

“阿离!听得到吗?”

楼上的绑匪显然没有料到如此的发展。

正常套路不是应该按他说的要求做或者直接开枪打爆他的头嘛?这什么神仙操作?

然而,他并没有注意到,他挟持的刚才还没有反应的人渐渐回过神来。

“最近是雯雯的生日了,你能不能陪我去看看雯雯?”

太阳还未出现,但已渐渐能看见光亮。

“……好……”

绑匪把头凑近陆离,却看见那人红了眼眶,看着天边重复着说“好……”

刚要把头缩回去就被人质掐住了脖子拎住了领子。

脚下一绊就把绑匪撂倒在身后的地面。

“鸡蛋仔!”

楼下的鸡蛋仔刚放下枪长出一口气,就被陆离点名。

“咳咳咳……师哥!”

拍了拍胸口。

险些因为师哥的一声吼憋死过去,那死的可真憋屈。

连忙带着人冲进烂尾楼,冲到天台见陆离站在天台边,只留背影。

“诶……”

“嘘……”

不知什么时候跟上来的温妙玲拽了拽他,朝陆离努了努嘴。

鸡蛋仔这才看见,他师哥手里握着那个酒壶。

“唉……带走。”

挥了挥手,身后的警员连忙把地上趴着的人拎起来带走。

鸡蛋仔刚刚转过身,就听背后清冷的声音说“鸡蛋仔,手机。”

连忙把手机递给走过来的陆离。

“有事打电话。”

鸡蛋仔看着陆离潇洒的背影目瞪口呆。

“这……”

“还不习惯啊,涉及到池震他就不是陆局了。”

他就只是那个丢了爱人的陆离,离别的离。

——养老院

池震的母亲手中拿着相框,一遍又一遍的抚摸照片中的人,笑着笑着,眼里就盛满了泪。

“你说说你,当初害死你姐,现在害的陆离为你失魂落魄,还不回家,你让我这个当妈的要怎么办才好……”

将照片按在胸口,泣不成声。

——8.00   am.

“最近情况都挺好的,就是有时候会看着电视就哭起来。”

陆离的脚步顿了顿,说到“麻烦您了。”

将手里的钱塞进保姆的手中,推开了门。

“阿离来了?帮伯母看看穿哪件好看?”

铺在床上的衣服件件都是花里胡哨的颜色,特别符合池震的审美。

“伯母穿哪件都好看。”

陆离勾了勾嘴角,慢慢的笑。

他几乎已经忘了,笑的感觉。

现在只有在母亲,一诺,池震妈妈面前才会浅浅的笑笑,笑意也不达眼底。

“那就这件吧,雯雯喜欢浅一点的衣服,不像那个臭小子……”

说到这,话音戛然而止。

池震的母亲转过头。

果然。

放下衣服,走到陆离面前,抱住陆离的头,揉了揉。

“哭吧,孩子。”

这才听见陆离的微弱的呜咽声。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哭吧……”

池震母亲脸上也划过泪水。

一个人的离开,带来了多少的痛苦与哽咽,无从统计。

——墓园

“雯雯啊,是个特别温柔的女孩子,她死之前已经收到了录取通知书,而且已经怀了孩子,幸福美满,池震那个臭小子,天天调皮捣蛋,雯雯就给他说好话,不然我肯定打的他满地乱窜。”


走在小道上,路过一排排的墓碑,看过一排排的照片,陆离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律师,那个一个眼神就怂了的,他喜欢的人。

……

“你是不是喜欢男人?”

“去你的。”

……

他有多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躲开,哪怕是轻轻一碰,也总不像现在一般留着遗憾只能靠着幻觉来看见他。

是的,自从4个月前确定了池震尸体的失踪和老石说的“按照那个出血量必死无疑”的话,他的臆症便越来越严重。

有一次,他跟着“池震”走上了天台,如果不是池震留下的酒壶掉在了地上,恐怕他现在也躺在墓园里的某一个地方吧。

说好了生死同往,你却让我留下承受痛苦,自己逍遥快活,池震,你够狠!

忽的,看见熟悉的墓碑前放着的百合,陆离猛地抬头。

“池震!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还活着,你给我出来!”

“出来啊……”

“再不出来我就发通缉令了……”

“出来啊你……”

“我求求你了……”

“你出来吧……”

“我好想你啊……”

声音渐渐弱了下去,陆离蹲下身,抱住了头。

不远处的人正要动作却硬生生的停下脚步。

不,现在还不是时候。

两人就这么,隔着几百米的距离,却像隔了道天堑,触手可及又远在天边。

——一月后

“师哥,一切准备就绪。”

“行动。”

一众人悄无声息的溜进码头,除了陆离以外都穿了防弹衣。

……

“师哥,防弹衣。”

陆离摆了摆手,拿着手机上了天台。

“你说的,当你为恶时,总有善与你同在,对吧……”

……

池震,你最好是爽一辈子的约。

咬咬牙,端着手枪孤身选了个方向悄悄的走。

“看看货?”

“不用了,你我还是信的。”

几人的交谈声渐渐近了,还有些熟悉。

正要往前一步突然被人捂住嘴拉进怀里。

挣扎着却没了动作。

“嘘……陆副局长不是要谋杀搭档吧。”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

“别动,警局除了董令其还有别人。”

“谁?!”

远处的几人猛地扭头,朝陆离和池震藏身的地方喊到。

陆离摁了摁耳朵上戴着的耳机,“行动。”

霎时间,枪声四起。

……

“师哥,都抓了,应该没有漏的。”

鸡蛋仔看着陆离和池震走过来,陆离的表情不太妙。没过脑子,就喊了句

“震哥。”

完了……

果不其然,他师哥的大眼睛里闪着雷电,风雨交加。

“那个师哥我先走了警局等你们俩哈。”

说完就闪身进了警车绝尘而去。

嘿,这小子。

池震本以为陆离会把他直接灭掉,但是没想到陆离只是站在他身前一动不动。

完了!

池震走到陆离面前,温柔的抚上陆离的脸。

“不是说了,你哭的时候特别难看。”

“只有我不知道?”

陆离红着眼睛盯着面前这个“死人”。

“额……算是吧。”

鸡蛋仔知道,温妙玲知道,老石知道,老高知道……

“池震,你喜欢男人吗?”

池震愣了一下。

“啊?”

“我喜欢男人。”

陆离直直的看着池震的眼睛,那里仿佛有星辰大海,让他沉溺其中。

“……”

“我喜欢你,喜欢到你不能在离开我的世界。”

远处的天空泛起鱼肚白,廖廖的星星还在闪烁。

“我叫陆离,久别重逢的离。”

我的病,无药,而医。


有的时候,离别意味着重逢,所以……这不是池怂怂躺在地铁站的理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3)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