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超短

对于蔺九来说,萧平旌是特别的。
……

“琅琊阁身处红尘不问红尘事,就像那溪水,我们知它日夜奔流,却又由它日夜奔流……”
“你能不学老阁主说话吗?”
他在琅琊阁怎么也是有个少阁主的名头,琅琊阁上下,原来除了老阁主,现在多了个萧平旌,对他如此态度。
……

“要多北边的,北境的消息倒是有……”
这倒不像他了,越发像老阁主,不行,再这样下去,就要被老阁主带坏了。
……

蔺九知晓,他对平旌到底是不同的。
可为什么不同,他并不去想。
结果伤人伤己,又何必费尽心思。
“九哥,长林府的消息……”
蔺九提笔的手顿了一顿,缓声说
“放那吧。”
看那人迟疑的模样,蔺九头也没抬,便说,
“什么事?”
“九哥,是平旌的消息……”
蔺九放下手中的笔,动作与往常不同,可那人却能感觉出一丝的急切。
看过了字条,拿着纸条的手微抖。
「长林府二公子身中霜骨」
“把消息拿去老阁主那。”
说着便起身离开。
平旌……
——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