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七上」

「启副」&「黑花」&「邪簇」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七」

是夜。

凌晨时分,街上早已没了行人。

零零落落的灯光为黑夜添了几抹星辰,同时也去了几分冷清。

解家盘口门前,本应离去的几人靠在车身上,调侃笑骂之间当然少不了烟。

“我说天真,鸭梨这夜不归宿的毛病可不能惯着。”

胖子吐出烟雾,笑着。

“能怎么办。自己的小祖宗跪着也得宠完。”

吴邪指间夹着烟,并没有燃。

黎簇一直在看着他戒烟,不能半途而废不是,虽然他很想来一根。

“你在这伤心落寞独守空闺就非要拉着师傅我在这夜不归宿,让你的发小在家孤枕难眠?”

黑瞎子坐在车顶上,也没抽烟。

他最近在吃药,虽然是中药吧,但还是别碰烟的好。

“师傅你想多了,你不在家小花只会梦里繁花一场,你在家就变成梦里枪林弹雨肾上腺素分泌过多了。”

黑瞎子挑眉,伸手拍向触手可及的吴邪的脑袋。

吴邪低头,拿出手机。

黑瞎子见一次偷袭不成便收回了手,等待第二次机会。

靠在车头的霍道夫指尖的烟将熄不熄,从烟灰长长一截便可看出,这人的心事很重。

“哑巴,你说这次这几个小孩能做多大?”

黑瞎子敲了敲支出来的比张起灵头高一截的小黑金。

“……”

“很大。”

霍道夫扔掉手中的烟脚尖轻捻。

黑瞎子隐约看见了张起灵点了点头。

“也不知道潘子当年是不是也这么担心我闯乱子。”

毕竟当初的自己太天真的……好吧傻比较贴切。

吴邪如是想着。

“徒弟,潘子当年绝对比你现在操心的多。这几个小孩现在有这么多人护着,当年你可只有潘子和三爷。”

黑瞎子扶了扶眼镜,眼睛有些痒。

“往事不堪回首莫要回头。”

吴邪揉了揉眉,笑言。

“诶诶诶,怎么就往事不堪回首了,我们铁三角的珍贵记忆啊那是……”

“摸金校尉王月半被尸鳖吓得屁滚尿流?”

胖子噎住。

这话……他真不想接。

“好吧,当初要不是小哥同志我们俩早就在鲁王宫立地成佛了,归起来还是要谢谢小哥同志。”

胖子拍了拍小哥的肩膀,笑得开心,连鱼尾纹都看的明显。

“无妨。”

胖子是万万没想到小哥会接他的话。

看了看东边的天,又看了看西边。

这太阳还没升呢吧,看不出来是从东边还是从西边。

小哥看着缀着星星的夜空,微不可见地笑了。

众人也看着夜景不语。

也不知,这平静会在何时重塑。

吴邪看中空中的上弦月,心中担忧浓重得很。

小簇啊……

时间倒退回8个小时前。

阴暗的环境,绳子绑缚的肉体,粗重的喘息……

停止你胡思乱想的脑洞,这是解家密室。

黎簇坐在上好的黄花梨椅上,翘着二郎腿,两手十指交叉搭于膝上,背靠椅背,表情冷漠。活脱脱一副吴邪处理手下犯错时候的模样,分毫不差。

黎簇对面的人赤裸着上身,被绳子和椅背牢牢地绑在一起,粗重的喘息着,背后显然是汪家人的标志,凤凰纹身。

对于对面人的怒目而视黎簇选择忽略,上下打量了几番,皱眉。

汪家有脑子的都死绝了?还是说这是故意的?

脑中权衡答案的时候还抽空想,花儿爷真是财大气粗,黄花梨的椅子啊,拿来绑人,想想都肉疼。

其实解雨臣本人也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乱棍打死把人绑在椅子上的那个手下。

“好久不见,黎簇。幻觉的滋味不好受吧。”

那人率先开口,寻了个自认为稳赢的话题。

黎簇的表情比10月深秋时节广袤无垠的大东北的最低温度都要冷。

“那个幻觉啊,本来是要送给吴邪的礼物,用在你身上也不管亏。”

黎簇的表情已经不能是冷来形容,基本上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黑云压城城欲摧?反正没有甲光向日金鳞开给那男人引来一片阳光就对了。

“本来只有前半段,但是后来为了计划进度加了自制的自白剂和纹身材料,才有了后半段。”

“怎么样?被抛弃又看着爱人被五马分尸的感觉不好吧。”

黎簇的手背上冒了青筋。

天晓得他用了多少自制力不让这个愚蠢又自大并且时刻都在死亡的边缘试探的男人不惨死在他的拳头之下。

“现在吴邪大概在隐居的地方,把你抛弃了吧。”

“呵。”

黎簇忽的笑了,这个笑让男人产生了一种被嘲笑的感觉。

当然他的感觉是对的。

“你们汪家人的智商会遗传吗?真应该把你们的脑子做成切片交给医院,研究研究预防脑残的疫苗,免得脑残这种病荼毒了祖国的花朵民族的未来。”

那人略有些疑惑。

在他的料想中黎簇应该乖乖的和他交待吴邪的弱点,并且把他放出去。

不按套路有的小屁孩年年都有,怎么今年就总碰上这一个。

“看大数据时间长了脑子是会退化的,懂吗?”

黎簇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头,笑得冷。

“这是哪?我坐在这你都没反应过来,不是退化是什么?还是你的大脑压根就没进化完全?猩球崛起里的凯撒都比你聪明得多。”

黎簇的冷笑可是专门练过的。

管理手下可不是只靠狗五爷生前最爱的扳指就能摆平一切的,实力和装—必不可少。

“你们不是自诩强大隐秘吗?到头来不还是被我们灭了个底掉?”

“黎簇。”

黎簇转过头,见张日山张启山跟着小哥进了门起身,走到那人面前,微笑着说。

“看看他们,眼熟的很吧。”

“一个是你们费尽心思也研究不透的人,一个是古潼京的项目负责人,一个是引你们入局最后一网打尽的人。”

“巧了,他们仨都是张家人。”

“老祖宗为了长生要灭人家家族就算了,子孙后代连点理由都没有就要致人于死地,真是……愚蠢。”

微薄的红唇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将对面人成功得激怒。

“别急,我还没说完。”

“我看幻境看了一个多月,也该让你尝尝什么滋味。”

“本来打算下手轻一些,但是你们既然动了吴邪的主意,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不念旧「情」”

黎簇看着那人眼中渐渐升腾的死意,缓缓抬手,随着一声脆响那人的下巴被轻松卸掉,黎簇却只如同摸了对方的脸颊一下云淡风轻。

“我的性格汪家都了解,现在开始,”

“你们不死,我不休。”

黎簇拍了拍那人的脸。转身朝张家三人欠了欠身。“三位,请。”

——

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比个小心心💕💕💕
废了一个月才写出来的,文笔见谅💕💕

评论(10)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