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番外二」

「邪簇」&「黑花」



番外二•黎簇的扳指

——凌晨•4:30

一场大雨的降临让所有人都有了喘息的机会,包括汪家残党和九门中人。

而此时的中心医院顶层。

“病人转到普通病房了,你们可以去探望了。”

ICU病房的门口一群人聚在一起,听了医生的话总算放下心来,长叹一声。

“黎簇这小子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胖子拍了拍身旁依旧很担心的吴邪的肩膀,说。

吴邪摇了摇头,没说话。

“既然转到普通病房了就去看看吧。”

解雨臣走到吴邪身边却听吴邪说“我要回趟杭州。”

说着就离开了,剩下一群人一头雾水,只有解雨臣微微一笑。

“走吧,去看看。”

——

“黎簇的情况有些奇怪,你们这群人走南闯北,见过的奇怪事也多,你们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众人到了病房门口看见一个女人站在病房门口,手上还带着二响环。

别人不认识,黑瞎子对她可是十分熟悉。

这就是在他们范围内被放过的唯一一个汪家人,梁湾。

黑瞎子点点头,跟在解雨臣身后。

这是他的习惯。

跟在身后总能护他周全。

众人进了病房,才发现黎簇已经醒了。

眼神空洞,人进来了也没有任何反应。

“吴邪呢?”

提到了吴邪的名字黎簇才有了些反应,缓缓转过头,众人才意识到梁湾所说的“情况不对”是怎么个不对法。

梁湾走在众人身后,见他们都停了脚步便穿过他们走到了黎簇面前。

“臭小子,醒醒。”

梁湾拍了拍黎簇的脸,翻了翻黎簇的眼皮,发现没有任何异常,很是奇怪。

而黎簇在梁湾站在他面前之后的反应更加剧烈,浑身微微颤抖,脸色煞白,额头上竟见了冷汗。

“梁医生,你先出去一下。”

解雨臣见状,便知问题出在了梁湾身上。

示意胖子把梁湾带出去,自己则和黑瞎子上前查看黎簇的情况。

“您请着。”

胖子走到梁湾身边,捋了捋头发,不经意的看见了梁湾手腕上的二响环,险些拽下一缕头发。

这个……张会长来真的?

梁湾见几人逐客的意味十分明显,外加一个胖子走到她身边示意一起出去便不再多留,转身出门。

“看出来什么了?”

黑瞎子摇摇头。

这个情况就算这么多年了,他见过的也是头一遭。

“小邪真是……”

解雨臣看着黎簇空洞的眼神,长叹一口气。

“或许哑巴张可能会有办法……”

——

“诶,胖子。”

梁湾站在走廊,看着手腕上的二响环依旧有些不踏实。

张日山他个大猪蹄子,既然收拾完了汪家为什么不来找她。

“诶,你个姑娘怎么开口就是胖子?我胖吗?我胖吗!”

胖子听了梁湾的话拢了头发就反驳到。

看着梁湾“是啊很胖”的眼神说到“是,胖爷我是胖点,那也是有原因的。就是因为……”

“胖爷是吧?你能联系到张日山吗?”

梁湾忍不住打断了胖子的话。

因为她觉得如果任由面前这个胖子说下去恐怕没个尽头。

所以说,女人的第六感大部分是正确的。

“张会长啊……他现在估计没时间理会你。”

解雨臣和黑瞎子推门而出,黑瞎子似笑非笑的说。

解雨臣揉了揉眉头。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走到一旁避开黑瞎子和梁湾的互骂拿出电话。

“小邪……你最好再快一点……对,黎簇的情况我们都不了解,瞎子说估计只有小哥会有办法……你回来看看你能不能解决……好,路上小心。”

“瞎子。”

黑瞎子怼梁湾「被湾姐怼居多」怼的正欢就听见自家媳妇叫自己,听起来特别疲惫。

“花儿,头又疼了?”

解雨臣揉着眉点头,留下一句“送去新月饭店。”之后就握住黑瞎子的手进了病房。

只留胖子和梁湾在门外面面相觑。

——晚•19:10

吴邪快步走出机场,身后跟着拎着两个行李箱的王盟。

“老板,直接去医院?”

坐上解雨臣派来接他们的车,王盟开口问。

问完就知道自己犯了傻。

他老板一颗心全在医院里躺着的人身上怎么可能不先去医院。

吴邪点了点头,摸着口袋里的盒子,勾起一抹微笑。

黎簇……

——晚20:20

“花儿,给。”

黑瞎子把自己削好皮切好的苹果送到解雨臣嘴边都被人拒绝了。

解雨臣的头疼持续时间长,程度深,应了那句话……脑壳疼啊脑壳疼。

听吴家奶奶说,和吴五爷一辈的自家爷爷头疼病就十分厉害,大概也有遗传的因素吧……

“小花,怎么……你头疼?”

吴邪风风火火的闯进病房,看见自己师傅把苹果块举到发小嘴边,却被发小推开的场景,就知道解雨臣的老毛病又犯了。

解雨臣没说话,点了点头,揉着太阳穴起身。

“这交给你,我去找个医生。”

黑瞎子跟在解雨臣身后揽住他的腰,防止解雨臣脱力晕倒。

吴邪看着二人出了病房,把视线转到病床上。

病床上的黎簇还是早上的模样,只是因为一天没进食也没喝水所以嘴唇有些干裂。

“黎簇……黎簇……”

吴邪轻声喊着黎簇的名字,可被喊的人没有半点反应,让吴邪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

缓缓上前与黎簇对视。

片刻后脸色阴沉如同黑云密布。

“张会长……麻烦您了……”

挂了电话,吴邪握住黎簇的手,不再出声。

——晚22:10

“吴邪,你要的典籍。”

张日山本以为吴邪此时应该睡着了,却没想到吴邪竟然坐在黎簇病床前,盯着黎簇看。

吴邪闻声扭头,接过张日山递过来的古书,又拿起病床头放着的的另一本仔细阅读起来。

张日山看吴邪看的认真,就打算离开,忽然被黎簇吸引了注意力。

上前盯着黎簇的双眼,手摸上黎簇的脉搏。

“吴邪,不用看了。古籍上没有记载。”

张日山了然。

“我想这本是汪家送给你的礼物,没想到用在了黎簇身上。”

“费洛蒙?”

吴邪想了想说。

汪家给他准备的只会是蛇的费洛蒙,用在了黎簇身上也不足为奇。

但费洛蒙的作用效果只能持续最多3天,并且是昏迷状态下进入幻境,黎簇这……

“对,准确来说是致幻式费洛蒙。当年佛爷在古潼京搞秘密研究,我偷看过资料,寥寥几句关于致幻式费洛蒙的信息。”

“致幻式费洛蒙类似于自白剂,本质为致幻剂,根据人心恐惧形成幻境,因人而异。作用时间长短不定,基础作用时间20天。”

吴邪皱眉。

“刑罚?”

张日山笑了。

“能读取费洛蒙之人本就少之又少,你大概是汪家这一辈见过的第一个,黎簇是第二个。对你下手失败这费洛蒙也就只能用在黎簇身上。但因为作用时间不定且过程漫长,另外还要看读取费洛蒙的人心理防线的坚固程度。在心理崩溃后获取那人所知道的所有信息。时间不可预测,所以应是汪家的下下之策。”

吴邪的手骤然握紧。

“不过……”

“不过什么?”

“这种致幻式费洛蒙,有第一诱因。只是不知道这诱因是什么。”

张日山看吴邪紧张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了年轻时在长沙,吴五爷听见三寸丁丢了时候的样子。

真是像啊……

“大概是汪家人身上的纹身。”

解雨臣推门而入,手依旧揉着太阳穴,不过眉头皱的没那么紧了。

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黑瞎子坐在他身旁,将人搂在自己胸前靠着。

“梁湾靠近黎簇的时候,黎簇的反应十分强烈。”

黑瞎子揉着解雨臣的太阳穴插话。

黑瞎子余光忽然扫到了张日山手上的二响环,挑眉。

“张会长的二响环……”

“恩。”

“啧啧啧,会长竟然连梁湾这种女人都搞得定……”

张日山阖眼。

“女人也是汪家人。”

黑瞎子笑了笑,不再出声。

“那黎簇的情况就只能等了?”

吴邪摸着黎簇的脸,心疼。

“为今之计,只有尽快铲除剩余的汪家人,才能让黎簇尽快恢复。”

——一个月后

凌晨•1:31

缓缓的睁开眼,闻着医院专有的消毒水味,扭头的动作此刻都十分艰辛。

“黎簇啊……”

“我等不及了……”

“这个,是我爷爷最爱的扳指,奶奶说趋吉避凶招福挡灾特别灵。”

“戴在你手上,你就是我吴家人了。我吴邪的人。”

“不说话就当你默认了。”

“没有反悔的余地。”

“我……不会……反悔……的……”

病床上沙哑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吴邪耳中。

吴邪猛地抬头。

就见黎簇艰难的勾着开裂的嘴角朝着他笑。

二人对视许久。

“水……”

“好。”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