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番外一」


「启副」&「黑花」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番外一•关于另一只二响环

张日山打小就好奇心旺盛。

这点不止佛爷知道,就连已逝的各位原九门当家们都知道,当然他们知道的没有「打小」。

所以在张日山开车又用眼角偷偷瞄他的时候无奈的开口。

“认真看路。我还不想刚醒过来就去找老八他们。”

想起那个嘴一刻不停的齐老八耳朵疼脑壳也疼。

张日山正和内心旺盛的好奇心做激烈的斗争,突然听见佛爷的声音吓得猛踩刹车。

霎时间路上响起一片反映了所有司机心跳的鸣笛声,十分壮观堪比视听盛宴。

张启山此时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他家小山怎么也看不出一百多岁的样子。

你见过一百多岁的人还能用那么大的力气踩刹车吗?

……

哦对,现在活到一百多岁的人已经可以名列国家博物馆展览了,别说踩刹车,踩个凳子都费劲。

哪有像张启山和张日山这样披着二十岁帅气小伙子的面皮实际已经奔着二十乘十的年纪去了的呢?

“我开车技术很好的……”

张日山暗暗嘟囔着。

张启山听了失笑,说“后面的司机在骂了。”

张日山这才想起他的车还停在单行道中央。

连忙打开发动机,避免给四九城本就像血栓一样的交通再添堵。

“那东西迟早是你的,还好奇什么。”

胡噜了一下张日山的发丝。

果不其然听见了张日山气急败坏的声音。

“佛爷!”

张日山特别不喜欢别人揉他头发,感觉像狗五爷摸他的狗一样。

而佛爷揉他头发像在揉自己小很多的不懂事的弟弟,让他觉得他和佛爷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张启山畅快的笑出声,一旁开车的张日山也笑眯了眼。

到了解家盘口张日山正要下车被张启山抓住了手。

张日山扭头有些疑惑。

张启山拿出盒子。

张日山记得这就是尹南风在吃饭前给佛爷的盒子。

张启山并没有打开盒子,而是抓住张日山带着二响环的手,缓缓的要将那个陪伴张日山许多年的二响环摘掉。

“佛爷……”

张日山看着张启山的动作下意识要抽出自己的手,可下一秒就硬生生压制了自己的动作,脸色煞白,眼眶泛红。

是啊,本来这就不属于他,那是佛爷和夫人的定情信物,当初给他只是迫于形势,如今佛爷要收回也是情理之中,自己没有理由也不应该违背佛爷。

可为什么……心这么疼呢……

张启山摘下那个二响环,抬头看了看。

果不其然,自家小副官果然红了眼眶,委屈的不行。

张启山将摘下的二响环套在自己手上,又打开那个放在一边的盒子拿出里面的东西,将东西戴在面前发呆的自家小副官的手上。

张日山正沉浸在自己的心痛中,就看见自己的手腕上又戴上了同样的二响环,只不过花纹有些不同,磨损程度也有所下降。

抬起头,看见佛爷正看着他,愣愣地张了张嘴没发出任何声音。

“怎么还掉了金豆子?不喜欢吗?不喜欢也必须带着,带上了就是我张启山的人了,永远都是,别想跑。”

“本来我和新月分开前就找到了这个二响环,但是想着作为备用便给了新月保管。”

“这两个本是一对,如今倒算是真的一对了。”

感觉到视线的模糊和脸上的熟悉的手掌的触感才恍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落了泪。

张启山看着面前落泪的人儿十分心疼,将人拥入怀中,在他耳边轻声说,

“对于你之前几十年人生的缺席我很遗憾也很抱歉,不知道我的小副官能不能让我作为你未来几十年的伴侣来弥补我的遗憾和过错呢?”

“不能。”

张日山推开张启山的同时说。

张启山有些惊愕。

“几十年太短,我要的是几百年几千年,哪怕做了血粽子也要一起的伴侣,佛爷能做到吗?”

张日山带着眼泪笑着说。

张启山也笑了,将把自己吓坏了的人拥入怀里堵住了那张小嘴。

分开时还扯出一丝银丝,引得张启山心里起了火。

张日山并没注意到张启山的反应。

因为车前站了两个人正笑盈盈得看着他们。

这两人正是黑瞎子和解雨臣。

连忙下车,耳根升起红霞。

张启山倒是没什么太大反应,一如既往的沉稳。

“会长和佛爷好兴致。”

解雨臣的语气里笑意十分明显。

张日山的耳朵也红了几分。

“先谈正事。”

张启山拉过张日山的手进了屋。

“花儿。”

“恩?”

解雨臣靠在黑瞎子身上,看着那二人的背影用鼻音回了黑瞎子的呼唤。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

黑瞎子轻吻解雨臣的额头,拉着解雨臣也进了屋。

————————————

因为只有启副和黑花,就不打邪簇和好霍的tag了。

如果母上大人允许时间的话,或许会熬夜修仙出产第七八章。「百分之六十不太可能,所以不用等了。」

还有三篇番外「大概」

正常番外两篇「和这个差不多字数吧」,中秋番外一篇。

人家都是国庆写国庆贺文,我是国庆补中秋番外😂

国庆贺文这个东西不存在的「不然你们可能会在元旦看见我的国庆贺文😂」

@虫二zt 算是花絮?😂😂

最后,祝各位国庆快乐。

评论(5)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