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仟悠

山海平「五」

「启副」&「黑花」&「邪簇」

时间线在汪家被彻底清洗之后三年,没有那么多糟心事,黎簇和吴邪在一起了,黑爷的眼睛越来越不好,没有盲冢,接完小哥了。

沙海原著没看完,ooc见谅

最近启副过冬,黑花过年,邪簇过节,所以本人决定把攒的手稿发掉。相信我,启副会甜。下一章大概可能还会有霍好。

——正文

罗雀现在觉得自己的处境很尴尬。

原因就是……他好像打扰了佛爷和张会长之间的“好事”。

半个小时前——

解雨臣刚走坎肩就进了屋,看着张日山和张启山坐在一起也没有动的意思,就硬着头皮说“会长,霍道夫的飞机落地了。”

张日山点了点头。

要说这霍道夫也是个厉害人物。

古潼京一役之后陈金水的手下损失大半,霍道夫暗地里夺了大半陈金水的盘口,陈金水带人去找霍道夫的时候,霍道夫已经出了国料理国外的生意。只剩杨好带着一帮兄弟,旁边还有苏万帮衬着,当然,那个时候黎簇还在汪家忍受折磨。霍道夫给杨好秘密培训了三个月就放手让杨好全权管理,算是给了极大的信任。国外的生意版图也越来越大,不怎么回国。也不知道这次回来所为何事。

说起来杨好也算是个能人。凭着那股子狠劲把“经理”的名头真真切切的坐实了。让道上人佩服的不是这个,是能在霍道夫手下被重用,而且能被霍道夫信任,这是难度级别十级都不止的事情。霍道夫其人疑心重,手段阴狠,不难想象杨好的艰难程度。

“还有荔枝吗?”

坎肩正想着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听见会长的这句话愣了愣,点了点头。

“荔枝火气旺。”

“……”

张日山扭头盯着张启山,那样子仿佛不让他吃荔枝就哭给他看。

张启山无奈只能挥了挥手让坎肩去取。

还是那个样子,喜欢什么一定要吃个够,一点都没变,当初吃糖就是这个样子,真是一点没变。

但是如果尹南风在的话会特别坚定的否定张启山的想法。

张日山只有在张启山面前是以前的样子,在外人面前从来都是运筹帷幄看淡尘世的破样子,对除了佛爷以外的事情什么都不在意。

张启山看着张日山剥荔枝吃荔枝剥荔枝吃荔枝,觉得可惜。

错过了如此多的岁月,实是份遗憾。

当初乱世之中,二人以信念相连,以对方为名,心中家国为首,无奈不得相伴。

如今尘世安稳,二人随时间重聚,终可随心意,为自己为对方而活。

“小山……”

张日山还没来得及放下手中剥完的荔枝就见一个人影遮住了自己头顶的光亮。

抬头,看着自己念了太多年的人,笑了。

哪有什么光亮,有的只是他心中的太阳。

张启山双手撑在椅子两侧,缓缓俯身……

“会长,尹……”

张启山抬头,散发着浓重的冷气看向门口。

门口的罗雀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默默的后退了一步,说到“会长,尹老板邀您和佛爷共进晚餐。”

张日山也有些气。

被打扰了谁都生气,哪怕百岁山也不例外。

“恩。”

得了张日山的回应,罗雀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房间。

到了门外长出了口气。

以后还是要敲门。

屋内二人还是那个姿势,只是没有任何动作。

“佛爷……我们下楼吧。”

张启山没有动,只是盯着张日山的眼睛。

“佛……”

——

“罗雀,人呢?”

尹南风坐在椅子上,面对着戏台喝茶。

“到了。”

尹南风站起身,就听见脚步声,开了门见到的事她只在照片上看见过的人。

原来……这就是张启山……

张启山的身边是张日山,嘴唇有些红肿。

尹南风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老不死的,人刚回来就秀恩爱。

“佛爷。”

张启山点了点头,仔细看了看尹南风。

和新月确实有几分相似。

几人落了座,看着桌子上精美的菜肴都没有动。

张日山是以前养成的习惯,佛爷不动他就不能动。

尹南风不动是因为有事情要做。

“久闻佛爷大名,今日一见果真如姑奶奶所言,‘十分’潇洒。”

张启山失笑。

这小妮子是在给张日山抱不平呢。

张日山皱着眉头瞪了眼尹南风。

尹南风撇嘴。

老不死的我帮你,你还瞪我。

“如今佛爷归来,姑奶奶交代给我们尹家后辈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如今,物归原主。”

尹南风从声声慢的手中接过盒子,推给张启山,张启山似乎知道里面是什么,并没有打开,拿过盒子递给身后站着的坎肩。

“多谢。”

张日山倒是十分好奇。

佛爷无论什么事情从不瞒他,只是这个盒子的事情从没说过。

难道是佛爷给夫人的东西?那为什么叫物归原主?

正想的入神就看见自己的盘子里多了些自己爱吃的菜。

“吃饭,回去给你。”

张启山看了眼发呆的张日山,低声说了一句,这才让张日山回过神来。

张日山看了张启山一眼,乖乖拿起筷子吃饭。

目睹了吃饭全程的尹南风及声声慢一行人只想骂一句mmp。

这是要把那几十年没秀的恩爱补回来吗?!

吃饭互相夹菜就算了,还时不时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真是吃狗粮都吃饱了。「冷漠.jpg」

吃过饭,张启山朝正要离开的尹南风说,

“我想去看看新月。”

——尹家祠堂

“新月,我回来了。”

张启山将香插在香炉里,后退一步。

“多谢你当年的安排,不然还不知道小山现在会活成什么样子。”

“当初分开的时候你问我,如果先遇见你会不会选择你。”

“如今,我可以回答你了”

“你会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但是我还是会选择小山。”

“他是我死都不会放手的人。”

门外站在尹南风身后听到全部的声声慢内心十分震撼。

她无法想象他们之间的故事,无法想象出究竟是经历过什么能让威震四方的张大佛爷将一个人放在心中如此重要的位置,哪怕如此经年。

“老不死的,什么时候搬出去。”

尹南风拿着茶杯,抿了一口。

“怎么,这么想我走?”

张日山的手指敲了敲紫檀桌子,笑着说。

尹南风翻了个白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早就买好房子了。”

张日山无奈。

这小妮子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我听佛爷的……”

正说着话,来了信息。

解雨臣:

棋已胜,局未收,速来。

张日山皱了皱眉,正巧张启山也从祠堂中出来,见了信息也是眉头微蹙。

二人对视一眼,离开了。

声声慢有些疑惑。

“老板……”

尹南风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笑着说,

“斩草,要除根……”

——吴邪的别墅

手机振动的声音吵醒了浅眠的吴邪。

吴邪看了看怀里睡的正香的人儿,吻了吻他的额头。拿过手机,看了信息也是心情不太好。

轻手轻脚地起身拿起外套,刚要离开就听见自家小孩刚睡醒软软糯糯的声音。

“吴邪,你干嘛去?”

无奈回到床边,揉了揉黎簇的头发。

“小花找我。”

“我也要去。”

黎簇听吴邪话里的意思是不准备带着他去,急了,抓住吴邪的袖子不松手,大有不让我跟着你也别想走的架势。

吴邪想了想,捏了捏黎簇的脸。

“好吧,或许能见到熟人。”

————————————————

感谢各位看官看到这里,接下来预计三章完结。下一章会有新设定,大概关于致幻剂。手稿库存已空,下一次更新大概九月末运动会。

最近心情真的是忽上忽下,先是启副寒冬凛冽,中间邪簇月圆过节,最后黑花放鞭过年。

唉╯﹏╰,萌cp之路甚艰,吾等还需努力。

猜猜盒子里的是什么,猜中有奖。「可能是个番外。」

评论(6)

热度(136)